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青春校园 > 世味余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9节 新擂台,新玩法

谁觉得阿斗傻,谁才是真的大傻子。

朱大年率众人前往,并没有像毕罗想象中的憨直鲁莽。刘师傅和许师傅两个人都四十开外奔五十的年纪,平时在后厨大家伙儿爱开玩笑,都说刘师傅活像个刚出笼屉的大白包子,又白又胖,见谁都笑呵呵的。刘师傅和许师傅这两位,和朱大年一块儿,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成套西装,穿上还真挺像样。朱大年身材魁梧,许师傅仪表堂堂,就连胖胖的刘师傅都让那一身妥帖的黑西装衬得面白如玉,圆滚滚的肚子勒进西裤,见谁都那么慈眉善目地呵呵一笑——是不是真心慈不知道,但是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小学徒被自家师傅笑得膝盖弯直打转。

这三位身后跟着三四个年纪轻轻的大小伙子,也都收拾得整整齐齐,往那一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几家的大老板出动了。

服务生摸不准这几位的身份背景,一边礼貌地为几人引路,一边朝不远处的同事打眼色。刘师傅见状,笑眯眯地问:“小伙子哪儿的人哪?”

服务生平白觉得这位先生笑得有点瘆人,一抹额头答:“江苏的。”

刘师傅一笑:“老乡啊,我也是江苏人。”他边说边揽住小伙子的肩膀,“听口音像是扬州人?来这工作多久了?说起来,扬州的大煮干丝还有富春包子味儿是真不赖!”

那小伙子让他说得一怔,眼圈就有点泛红……

刘师傅搭着小伙子的肩膀越走越远,朱大年和老许走在后头,两人各看一边,还不忘将刘师傅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朱大年说:“老刘又玩这一套!”

老许眉眼端端正正的,看起来特别君子端方的模样:“招数不怕老,管用就行。”

后头跟着的一个小伙子问:“师父,咱们真不跟大小姐那边说一声啊?”

老许朝朱大年一仰下颌:“别问我,这次行动总指挥在那儿呢!”

那小伙子是老许同乡,七拐八拐的侄子辈,别人听不懂老许话里的意思,他一下就听明白了。许师傅这意思不是真让他去问朱大年,而是让他麻利儿闭嘴别废话。

他一缩脖,另外三个人也都蔫了,乖乖跟在朱大年和老许身后走着。

朱大年却在这时候开口说:“大小姐那儿,我昨天本来去找了,但后来想想,还是不告诉她了。”他眉毛下压,眼睛向内凹,明显一宿没睡好,“今天这事,说穿了是咱们后厨的事儿。咱们要见的人也不是姓沈的那帮人,一个齐若飞,那孩子是哥儿几个看着长起来的;一个老张,大家都是一块儿干了十几年的老伙伴,他们现在敢跟四时春玩这一出,这是要把咱们这些老人儿往死路上逼啊!”

老许闻言没立刻说话,倒是身后跟着的几个小伙子,最短的也跟着师父有两年多了,几个人都露出激愤的神情。

直到进了宴会厅,朱大年示意几个学徒站分散点,老许才开口:“张哥是被猪油蒙了心,看不清形式。他真觉得一本菜谱就把四时春给平了,那不是没把毕老放眼里,更是没把你我几个放在眼里。”

朱大年端起一杯香槟漱了漱口,又将杯子放回一旁的托盘上,转而端了杯桃红香槟在手里,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把负责端香槟的服务生看得一愣一愣的。

朱大年递了块小蛋糕给老许,自己端着香槟啜了一口,说:“老许一向通透。”

老许抿着唇一笑,低声说:“我只知道,想安安心心做好菜,过好我的日子,再不会有比毕家更好的去处了。”

朱大年拿眼睛瞥他:“这么说,你也认大小姐了?”

老许尝了口蛋糕,将蛋糕盘往旁边一扔,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帕拭了拭嘴角。他一句话都没说,但从不经意的动作中已经透露出对刚刚那块蛋糕的不满意:“毕老看好的接班人,我为什么不认?”他看向一直打量着自己的朱大年,“再说,有老朱你保驾护航,哪怕是个阿斗,四时春也只会越来越好。”

朱大年对“阿斗”这称呼不大满意,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跟老伙伴在一个词上较劲的时候。想了想,他说:“记得小时候跟着先生一块儿坐在茶馆里听评书,先生说过,谁觉得阿斗傻,谁才是真的大傻子。”

老许品了品这话,一点头:“先生这话有理。”

两个人正说着话,刘师傅不知道打哪冒出来,一边拿手帕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跟朱大年招手。

朱大年明白他那个手势,径直把自己手里剩了多半的香槟递过去。

刘师傅一饮而尽,额头的汗珠子总算擦干净,喘匀了气说:“后厨我刚逛了一圈,没意思,食材既不精致,也不新鲜,白搭我半天工夫!”

朱大年朝天翻了个白眼:“不来白搭这半天工夫,不知道还得白搭多少顿饭。”

许师傅也在一旁说:“就是。都多少年了,从没见老刘一顿饭只吃半个馒头,还是对着我的芹菜小炒肉。他那两个徒弟还以为菜炒坏了,左一口右一口地帮他试,盘子都试空了。”

刘师傅气得直喘粗气:“你们两个太没劲了,合起伙儿来挤对我!”他狐疑地瞧着许师傅,“老许今天一口气说这么长话也是反常,刚见着谁了,高兴成这样?”

老许绷着面皮,淡淡地说:“想到你今晚终于不会剩菜了,高兴。”

刘师傅:“……”他又看向朱大年,圆溜溜的眼睛里透着委屈,“大年,你看他!”

朱大年咳了一声:“老刘跑这一趟也不容易,别气他了,一会儿血压又上去了。”

“就是!”刘师傅又气又委屈,“你们说我跑这一趟,是为我自己吗?我还不是为了安大家伙儿的心!”

许师傅说:“就张成祥那个水准,这几年连拿手菜都越做越敷衍,想也知道他做主的后厨强不到哪去。”

刘师傅眼珠一转,压低声音说:“对了,刚才有个意外收获。你们知道老张这回为什么跑这块地占山为王吗?”

朱大年哼了一声:“老许说得对,我看他这几年都不大踏实,心大了,想当一把手了。”

刘师傅问:“那为什么非要是这家?”

朱大年琢磨着:“我觉得……他们应该联系上张成祥有一阵了。”

许师傅慢悠悠地说:“他那个弟弟,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刘师傅气愤地瞪了他一眼:“跟你这人说话最没劲了!”他拽着朱大年,细细解释,“我刚才听那个服务生说,今天开的这家试营业的餐馆,总经理就姓张,一打听名字,就是他那个弟弟。我看哪,偷菜谱这主意,说不定就是张成祥他那个弟弟出的!还有齐若飞那孩子,刚才在走廊瞄着一眼,他没看着我,那孩子,废了啊!”

朱大年听到齐若飞的名字,心里仍然老大不舒服:“怎么个说法?”

刘师傅说:“我看他穿得倒是西装笔挺的,不过你说,他一个厨子在自己工作的场所穿西装,这像是要好好干事的样子吗?还有我听刚才那服务员说,他们有人看到过齐若飞半夜在后厨偷喝洋酒,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

朱大年皱着眉,半晌没说话。

许师傅说:“要我说,齐若飞这孩子,见不见两可。”

刘师傅呵呵一笑:“我倒是觉得,他要是见到咱们,非得吓个半死。”

两个人一同看向朱大年,朱大年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还是见一面吧。至少把当年的事说清楚。”

许师傅站的方向正对门口:“走吧,你要见的人到了。”

朱大年一转脸,就见齐若飞一身宝蓝色西装,头发梳得油光锃亮,眉毛却拧成一对结,正低着头往里走。

朱大年对刘师傅使个眼色,示意他跟自己一块儿过去,又看许师傅:“你就在这,如果待会儿老张出来……”

许师傅点了点头:“我知道。”

朱大年和刘师傅一块儿迎上去的时候,齐若飞以为自己在做梦。别的不说,至少这么多年,他从没见这两位大师傅穿得这么……体面过。他眨了眨眼,想分辨出朱大年身上的西装是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牌子,一愣神的工夫,肩膀已经被狠狠拍了一把。

他下意识地开口:“师父……”

“这声师父当不起。”朱大年说。

刘师傅笑眯眯地将齐若飞上下一打量:“混得不错啊若飞!”

齐若飞这会儿已经回过神,知道眼前这两个不是自己酒喝多了出现的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人。他脸色微变,目光下意识地追寻沈临风的方向:“你们怎么到这来了?!”

刘师傅仍然笑眯眯的:“哟,若飞这是想喊人呢!别慌,我们就是来看看老朋友,可不是来捣乱的。”他微微别过脸,扫了身旁的朱大年一眼,“今天到场的这些人,要知道我们几个来了,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们这也是给你和老张添喜气来了!”

齐若飞沉着脸,可眼角眉梢带着压不住的慌:“那我就先在这谢谢朱伯伯、刘伯伯了。”

刘师傅感慨:“看看,这改口多快,一眨眼,就不是‘师父’,而是‘伯伯’了!”

朱大年说:“若飞,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没做错吗?”

齐若飞垂着眼,口中含着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说我是被人利用了,当年的事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我爸当年也偷过菜谱,我妈跟人跑了,他们两个后来都不得好死,做了坏事就要遭报应。我也做了坏事,所以我早晚也要遭报应,是吗?”

朱大年和刘师傅对视一眼,刘师傅问:“这些事谁跟你说的?”

齐若飞牵着一侧嘴角:“毕罗,还有那个唐律。”他看向朱大年,“看来毕罗跟你也没那么亲,至少这件事她自己办了,却没告诉你。”

朱大年瞪着眼睛看他,脸微微涨红,却不是为他说的那个原因:“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齐若飞掀起眼睫看着他,就听朱大年说:“你爸爸死前,曾经专门去给先生登门道歉,当时我也在场。”齐若飞看着朱大年的嘴唇一张一合,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重锤径直砸在他的脑仁上,“他说他的这辈子毁了,不想孩子也走上歪路,把你托付给我们大家伙儿,让几个叔叔伯伯好好看着你。”

齐若飞抿着嘴唇挤出一个看起来有点荒谬的笑,他动了动嘴唇,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把场面敷衍过去,可朱大年的声音如同海水倒灌,顺着他的耳朵挤进他的身体里。他动了动手指,觉得有点冷,仿佛全身的血正在慢慢冻结。

朱大年说:“你爸爸的嘱托,几个叔叔伯伯也就照顾到今天为止了。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好,别惦记回头。”朱大年说到这的时候已经转过身,只有刘师傅看到他眼睛泛红,“我是不知道阿罗小姐还专程去见过你,倒替我们这些老家伙省了不少事。早知你什么都知道了,咱哥儿几个也不用费这劲了。”

刘师傅扣住朱大年的肩膀转身就走,一个眼神都吝啬给。

直到两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人群,看不真切了,齐若飞才缓缓活动开僵硬的四肢,放开手脚向前走去。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飘在半空,冷静地看着自己喝饮料、吃东西,遇上脸熟的还寒暄几句,他的身体在替他按部就班地完成一切日常动作,灵魂却在身体上方俯瞰,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很分裂,可他不知道跟谁去诉说,更不知道该怎么说。

朱大年说的那句“到今天为止”,听起来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可齐若飞觉得内心最深处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被摔得粉碎。“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好”,朱大年也看出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吗?

迎面又走过来一个人,齐若飞抬起眼,发现是张师傅,对方朝他皱了皱眉,说:“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吃东西?”

齐若飞没说话,低头看向双手,发现自己一手端着杯橙汁,另一手拿一块巧克力蛋糕,吃得一塌糊涂,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的黑胡椒酱汁,他刚才有吃肉吗?他自己也不确定……齐若飞抬起头,发现张师傅眼睛里带着一闪而逝的轻蔑,是啊,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多少人都觉得他虽然一步登天了,但他依旧是那个穿着朴素、束手束脚的穷小子。

从前无论他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回到后厨,站在炉灶前端着锅铲,会有一股气从心底里蒸腾而起,因为他知道,后厨永远有他的一方小天地,灶台和锅铲是他全身力量的源泉,还有身旁叽叽喳喳的学徒、每天除了做菜就会互相挤对的师傅大厨,大家伙儿一边吵吵嚷嚷着喊话一边干活的氛围真好啊……

现在呢?他看到张师傅的嘴唇翕动着,似乎是在对他抱怨什么,可他耳朵嗡嗡的,听不清,也不想听。他大踏步地走出宴客厅,迎面撞上穿得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是张经理,张师傅的弟弟,他似乎也对自己有颇多不满。他伸出手,大概是想拦住他……齐若飞干脆跑了起来,大堂的地板图案是一个彩色的螺旋,他一脚踏进,只觉得天旋地转,该往哪走,他只犹豫了一瞬间,就逆着人流最多的地方向外狂奔而去。

毕罗下车时眼角瞥到一个影子,唐律锁好车,戳戳她的肩膀:“发什么愣?”

毕罗摇了摇头:“刚才跑过去个人,好像是齐若飞。”

唐律一耸肩:“是他也不奇怪啊。”

毕罗望着眼前雕梁画栋的仿古建筑:“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只要没疯,哪里舍得走。”

唐律一整晚也没睡多长时间,一路开车过来,脑子还有点木,听了这话就说:“可别小瞧了老大爷们的战斗力啊。”

“嗯?”毕罗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一会儿听明白了,扭过头瞪了他一眼。

两个人走到大厅时,正好赶上朱大年一行人从里面气势汹汹地走出来,其实“气势汹汹”这个状态是毕罗脑补的,放在唐律眼里,觉得用“趾高气扬”一词形容更为贴切。

毕罗一看几位大师傅的打扮,差点结巴了:“朱……伯伯?”

朱大年一看到她就笑了,走到近前时还特意转了半圈摆个pose:“怎么样,朱伯伯今天穿这一身还挺精神的吧?”

“简直……太精神了。”毕罗目光在众人身上绕了一圈,简直都快不知道该怎么夸才合适了,“你们……这就出来了?”

她现在觉得自己此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毕克芳和唐律都比她先看明白形式。她领导的这拨人,在家是小绵羊,出了门个顶个的虎豹豺狼啊!

朱大年显得很失望:“不好玩。逛了两圈就出来了。”他咂了咂嘴,“整个会场,就那桃红香槟还有点意思,算是好东西。”

刘师傅爱出汗,这个天气让他和另外两位统一着装西装革履是委屈他了,一边擦汗一边抱怨:“甜点看一眼我都不想碰,那些肉菜做得太糙了,连老张从前一半的水平都没有,还有他们那后厨,硬件实在太一般了!”

毕罗:“……”她从前怎么不知道,刘师傅侦查能力这么强。而且听这话里的意思,刘师傅这是没看上山水酒家,打算踏踏实实在四时春扎下根了?

许师傅:“蛋糕确实一般,尝了一口就扔了。”

刘师傅气结:“你还尝!我平时随便做一样都比这强千百倍,也不见你上赶着尝!”

许师傅:“你还不是尝了人家做的小炒。”

刘师傅:“我那是为了综合测评!刺探敌情!”

许师傅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毕罗:“……”好歹他们现在还在人家地盘上,这么在大堂光明正大地讲“刺探敌情”合适吗?

唐律早在一边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毕罗:“咱们回家再说。”

唐律也张罗:“对,先回家,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

朱大年回头一扫带来的人手:“你们几个,先打车回吧。”他又数数剩下的人头,有点苦恼,“还是坐不下啊。”

“坐得下。”唐律朝外头一指,“我今天开七座车来的,刚好合适。”

“哟,这不是唐少吗?”远处飘来一道男声,听起来相当悦耳有磁性,只是透出的情绪显得有那么点微妙,“大驾光临啊!怎么,这才刚到,就要走?”

毕罗循着声音望去,就见说话的是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容貌称得上斯文俊挺,腕上戴一块欧米茄手表,但……怎么说呢,眼角眉梢透着那么一股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渣味儿。

在场其他几个人都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来路,唐律一眯眼,道出对方的名字:“江先生。”

朱大年也顾不上此前对唐律多番嫌弃,压低声音问:“是不是那个江梓笙?”

唐律也低声回:“对,就是他。”

毕罗也听到了,突然发觉自己此前的判断相当精准到位。

江梓笙就站在不远处的楼梯转角,手扶着栏杆,一条腿弯着,完全没有要下楼的意思:“唐少,上来聊几句?”

唐律一摇头:“不好意思啊江先生,我今天纯粹就一司机,来接人的。”他手指在半空画了个圈,把毕罗和朱大年在内的几个人都圈了进来,“这几位待会儿还有事,我也不能耽误人家,先走一步!”

江梓笙点了点头,也不多挽留:“那改日再叙。”

唐律朝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拽上毕罗,一行人匆匆离开饭店。

回程路上,朱大年说:“刚才那个姓江的,也不知道站那多久了,看着他那样就不像好人。”

唐律握着方向盘一笑:“真让您说对了,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朱大年瞥了一眼唐小少爷的后脑勺,点评:“虽然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跟他比,你就显得磊落多了。”

唐律竟然不生气,听了这话还挺自豪地一挺腰杆:“您这话我爱听!”

毕罗眼看着这二位你一言我一语地就这么攀谈上了,一时无语,转过脸去看许师傅:“许伯伯,你们今天去那,见着张叔叔了?”

老许一点头:“见着了。”对着毕罗,他也没卖关子,“今天到了那才知道,老张这回是真发达了。他那个弟弟,过去总找他借钱的那个,这回傍上了沈家,今天开业这家餐馆,他是总经理。老张是后厨的这个。”他比了个拇指,“人家见着我们,大老远地一点头,都没有要过来聊两句的意思,我们也就没强要上前。”

毕罗小声说:“没要强就对了。这是在他们的地盘上,真闹起来,就咱们家那几口人哪够使啊。”

老许朝副驾驶座的朱大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去一趟也不亏,至少老朱不再跟块爆炭似的了。这几天大家伙儿都怕他憋出毛病来。”

毕罗点点头表示理解,又说:“我有一些新的想法,都是有关咱们这个餐馆的,包括菜单的调整……”她看向许师傅,“有一些新菜式,希望到时能跟您多交流。”

老许淡淡一笑:“这是哪儿的话?都是为了咱们餐馆好的事,到时候大家伙儿肯定一百个乐意。”顿了顿,他似乎觉得之前那句话表达得不够清晰,又说,“我从前也喜欢琢磨新菜式,不过这几年老了,脑子钝了,灵感也没从前多了。大小姐要是有什么好的创意,尽管提,我愿意干这个事儿。”

这是在表态了。

毕罗听明白了,也没多说,只是朝老许轻轻点了点头。

对待后厨仅存的这三位大师傅,太恭敬了显得见外,包括为了菜谱的事道歉,在这个节骨眼上都是最没用的;但太独断了,也会引起大家伙儿情绪上的反弹,毕竟她回国之后功劳没立一件,麻烦倒惹了一堆。这个时候能拿出个具体可行的方案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临出家门前她已经把方案和相关画稿留给了老爷子,等她再回到家,想必老头儿那边也消化得差不多了。

毕罗微微闭目,她这几天睡得极少,其实也是疲倦的,但闭上眼就是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她没那个心思睡觉。但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唐律车开得平稳,她觉得恍惚一下的工夫,车子已经开到家门口,几个大师傅陆续下了车,唐律过来拍拍她的肩膀:“你这是几天没正经合过眼了?”

毕罗觉得自己睡得很轻,周围什么动静都知道,但又好像睡得很沉,因为睁开眼的时候觉得刚才眯那一觉挺顶用,脑子清晰不少。她跳下车,看一眼唐律:“你昨晚好像也没怎么睡好。”

唐律苦笑:“只要阿罗小姐以后肯念一句我的好,再多熬几个通宵也值了。”

毕罗眼皮一跳:“跟我有关?”她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最近她又没求他什么事,他熬通宵怎么还跟她挂上钩了?

唐律说:“你那天不是说有用着钱的地方就找我吗?我这几天没忙别的,就给你倒腾钱去了。”

听到这儿,毕罗也来了兴趣,又有点不解:“你之前总说想投资四时春,难道家里不给你钱?”

唐律目光幽幽地看着她:“家里是想投资四时春,尤其是我哥,之前三番五次给老爷子看那策划案就是他让人写的。可大小姐跟我三令五申,说不可能让我们入股,我还不知道你这回肯让我投资,必然跟四时春没关系啊?”

毕罗这回露出个真心实意的笑容:“你还真聪明。”

唐律直哼哼:“钱的事儿暂时不用你操心,但有一句话我得摆在前头,我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那策划案行不行得通,得先过我这关。”

毕罗对他眨了眨眼:“那当然了,您投资您是大老板您最有话语权啊!”

唐律叹为观止:“跟你认识到现在,头一回见你跟我说话这么……”毕罗又眨巴眨巴眼,就听唐律说,“谄媚。”

毕罗正要踹他,唐律又说:“你还是跟从前那样吧。你现在这样我发现我已经不大能适应了。”

毕罗绷着小脸哼了一声:“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唐律对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目送人进了院门,这才回到车上。

车门一关帘子一拉,内外两个世界,唐律在黑暗中静坐几秒,最后还是敌不过困意,干脆将座椅放平,拎了件外套盖自己身上,就这么睡过去了。

屋里,毕克芳正递给毕罗一个存折。

毕罗接过来打开一看,300万存款。她数了好几遍“3”后面那几个“0”,最后确定,真的是300万存款。她第一反应就是把存折递回去:“外公……”

毕克芳推开她的手,透过老花镜的上头看她:“怎么,看到这点钱就了?”

毕罗连连摇头:“外公,我写那个方案,并不是想跟您要钱的意思。”

祖孙俩坐在桌边,桌子上摊着一沓手写稿和画稿,毕克芳指了指这些,说:“你这些计划挺好,阿罗,但你告诉我,不用家里的钱,你跟谁要钱来装修咱们家的房子?还有你的那个三步走计划的第三步,不把四时春左右的院子盘下来,你这个计划根本摆不开!”

毕罗听得傻眼:“外公,您怎么想到把左右的房子盘下来的?”

毕克芳从她的画稿中拿出一张,用手指着说:“你这图画得挺明白的,按比例算,把左右盘下来,再把咱们后头原本摆货的小院腾出来,勉强够。”

毕罗说:“那我也不能花您的养老钱。”

毕克芳耷拉着嘴角,拉长语调问她:“你不想用咱自家的钱,难道你想用那姓唐的小子的钱?”

“我是有这想法!”毕罗说完,立刻站出三步远,“但您先别着急,我不是想把他的钱用在四时春上,我另有规划,您等着!我去拿我的电脑。”

毕克芳手里的拐杖抬起一尺多高,见她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奔,又放下,嘴角勾着一丝并不明显的笑纹。

毕罗回来时手里多了个笔记本电脑,为了讲解能够清晰明确,她还特意做了幻灯片,其实这幻灯片是准备接下来放给唐律还有未来可能的合伙人看的,她先给自家老爷子讲解一遍,就当先拿自家人练练手了。

幻灯片做了五十多页,毕克芳居然很耐心地从头到尾听完了,中途还自己起身添了两回茶。他最近身体调养得不错,用大夫的话说,大脑里的肿瘤没有扩大的趋势,继续采用保守治疗的方式就可以。老头儿最近一天能喝一杯淡茶,还觉得挺满足。祖孙俩一个讲得口若悬河,一个听得专心致志,两个人都没留神,直到门口响起朱时春的喊声,毕罗一抬头,吓了一跳:“天都要黑了!”

毕克芳毕竟还起身过两回,对光线的变化比她还敏感一些,闻言不觉笑了:“应该是时春那孩子来给咱们送饭了。”

毕罗微讶:“我没让他给咱们送饭啊!”

毕克芳说:“肯定是大年嘱咐的。今天他带着人去那闹了一通,几个老哥们儿心里痛快了,后来你还让唐律去接他们回来,他这是觉得面上有光,下午回想起来,又有点不好意思。”

毕克芳讲得句句在理,毕罗听得有点呆了,细一琢磨,还真是毕克芳说的那么回事。她站起身,边往外走边说:“我去给开门。”

她走到门口,朱时春手里端着个三层的老式食盒,身后停着一辆送外卖专用的小绵羊。四时春如今偶尔也会给老街坊们送送外卖,但样式不多,老客人也都理解,吃这么多年了,许多菜式还是亲自到饭馆去,现炒出来的吃着香甜。

毕罗接过食盒时,就感觉还冒着热乎气呢,就说:“辛苦你跑这一趟,是朱伯伯让你送过来的?”

“对。”朱时春说,“里面有我爸还有许伯伯做的小炒,还有刘师傅做的点心,都是你和先生爱吃的!”

毕罗觉得手上沉甸甸的,又不禁想笑,看来有些事情光亲力亲为还不够,就拿齐若飞这事来说,哪怕朱大年事先知道她和唐律去见过他了,心里也是不痛快的。对于这件事,心里觉得憋闷委屈的,不只她一个人,大家伙儿心里都憋着一股气,无处发泄呢。她今天和唐律那一趟也没白跑,用老爷子的话,开着那辆奥迪七座车去接大伙儿,几位面上不说,心里觉得挺长面子的。

朱时春见毕罗嘴角含笑,凑近她的耳朵轻声说:“姐,跟你说个事,你知不知道,那个……”朱时春其实比毕罗还小一岁,小时候毕罗总去朱家蹭饭,朱大年的妻子押着朱时春的脑袋让他叫“小姐姐”,朱大年则总说,在外要喊“大小姐”,朱时春那时候也小,男孩子又调皮点,没有家长看着的时候,他就偷懒,干脆只叫一个“姐”字,在他那时的观念里,反正两个称呼都带“姐”,还不如直接叫一个字简单。

毕罗正琢磨他这又有什么新闻,神神秘秘的,就听不远处有一道声音响起来,听起来还带那么点不乐意的情绪:“哎那小子,你离你们家大小姐那么近说话是几个意思啊?”

朱时春最后几个字就这么被这句话盖过去了。毕罗听着声音耳熟,一抬头也愣了:“你怎么又来了?”

朱时春气得跺脚,压低声音说:“我的姐!我刚才跟你说的就是,这臭小子一直蹲在咱家院墙外头,就没走!”

唐律黑着脸站在小绵羊车头,发型有点乱,都往上翘着,再配上那副“小爷很不爽”的表情,活生生的狂霸酷帅拽,毕罗“扑哧”一下就乐了:“你这是去钻狗窝了?”

唐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刚睡醒,眼神呆滞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扒了扒自己的头发,有点不高兴:“刚睡醒。”

毕罗干脆走出两步,往外一看,见他车停的还是中午那个地方,不禁也愣了:“你睡了一下午?”

唐律闷闷地“嗯”了一声。

朱时春在毕罗身后小声接:“他肯定要说他还没吃饭。”这位唐小少爷每次一见他们家大小姐就撒娇卖痴这件事,他们整个四时春后厨都传遍了好吧?

这声音其实不小,不光毕罗,连唐律都听见了。

但这位小少爷大概今天是真委屈了,听到这话只抬头远远斜了朱时春一眼,转身就走。

毕罗赶紧把食盒往朱时春怀里一塞:“你先把吃的给老爷子送进去!”她转身就去追唐律。

朱时春“啊”了一声,毕罗头也不回地说:“再磨蹭菜都凉了!”

哪会凉呢?来这一路他都放小绵羊后头的保温箱里热着,他不大高兴地撇了撇嘴,但还是照毕罗的吩咐转身进了院子。

毕罗也抓住了唐律的袖子……其实是胳膊,这位小少爷穿着衬衫就下了车,袖子还挽到手肘了,也没给自己披件外套。

唐律臭着脸一扭头:“干吗?我都看见了,爷不是那么没眼力见的人!”

毕罗看他这样就想笑:“你都看见什么了?”

唐律皱着眉头,特别委屈地说:“他给你和老爷子送吃的来了,两人份,没我的吃的。”

毕罗简直笑倒。都拽住胳膊了,毕罗也没矫情,干脆拖着他的胳膊往回拽:“走吧,今天有你的菜,请你吃好吃的。”

唐律不大想去,但还是被她拖着走了两步:“没有吃的也别勉强,别到时候我吃上饭了,你和老爷子都没吃饱。”

“真让你说的!”毕罗扭头嗔了他一眼,“我家两口人都会做饭,家里厨房要什么没有,还能饿着谁?笑话!”

唐律这回走得痛快了点,挪的步子大了点:“真的?这么说要是不够吃,你还给做?”

“管饱!行了吧?”大概是觉得这么拽着他走吃力,毕罗干脆松开手,勾了勾手指让他赶紧跟上,“不快点我可关门了。”

“别!别!”这句话挺管事的,唐小少爷立刻跟上步调,趁毕罗顺手把门带上时一闪身进了院子。

毕罗也不看他索性走得更大步了:“不快点没热乎饭吃。”

唐律心说,刚才扭头瞪人那小眼神还怪好看的,怎么这会儿说话不看人了?忒没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