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最好的投资是投资自己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3节 除了自己,世上没有什么能永远倚靠

在 Drybar 里头待上一个小时是我最爱的一种犒劳自己的方式。Drybar 是一家特许经营的美发沙龙,由精明能干的埃利·韦布(Alli Webb)一手创办。它对于女性的意义正如体育酒吧对于男性的意义一样,是个放松身心的地方。

不同的是,Drybar 还能为女性把头发吹干定型,让她们漂漂亮亮地离开。但 Drybar 与体育酒吧也有共同之处,也能为顾客提供群体式体验;

一些女性甚至会在Drybar里组织派对,一起预约。Drybar里头装有大屏幕平板电视,循环播放一些爱情喜剧片(电视调成了静音,屏幕上显示着字幕,但是说实话,这些字幕几乎没有必要)。

伴着吹风机的声响,女顾客们在一起做发型,或小声交谈,或大声说笑——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惬意呢?试想一下,我坐在柠檬黄的沙龙椅上,发型师正为我吹头发。我脸上泪水涟涟,哭得好不痛快。

我哭不是因为碰上了挫折,而是因为被电影情节打动了——瞧,男主角在机场一路狂奔,终于追上了女主角,承诺对她的爱永不变。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失声痛哭。每当看到这种情节,哪怕没有声音,我都会深受触动,不能自已。

我有个朋友是编剧,专靠写爱情喜剧片的剧本谋生。他告诉我:“你也知道,很多爱情喜剧片的结局无非是这种:男主角在机场一路狂奔,终于在女主角登机前几十秒追上了她,然后他们就永远幸福地在一起了?猜猜怎么着,其实在现实中没有哪个男人会这样做。

我写这样的剧情,是因为我知道女人就吃这一套。每个女人都会做这样的美梦。”

可是,就算知道这类情节是编出来的,我每次看到后依然会潸然泪下。作为女性,我内心深处似乎有种倾向,让我愿意相信这种美梦——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或者马修·麦康纳 a(Matthew McConaughey)愿意追到天涯海角(或者机场)来“突袭”我,拯救我。

哪怕我如今是一名成功、独立的女性,我都得完全承认,自己内心深处有点儿倾向于相信“白马王子”的存在。我知道“白马王子”的说法早就老掉牙了,可我真愿意相信他的存在。我只是

无法控制自己。

或许你会感到奇怪:一本讲投资自己和财务独立的书为何要提到“白马王子”呢?因为做着“白马王子”美梦的女性不止我一人。

我周游全国时见过各个年龄、各种背景的女性,她们告诉我的一些想法,正是“白马王子”美梦的不同变体。

或许这听起来老套又过时,可“白马王子”在当今时代依然会以各种形式出现:他可能是一个男人,能为你解决所有问题;他可能是一份理想的工作,也可能是一位伟大的上司,最终能慧眼识珠,发现你有成为明星的潜力。

不论“白马王子”以何种方式拯救我们,这些方式都契合我们从小被告知的一切——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规规矩矩地做个好姑娘,努力工作,就会出现赏识我们才华的伯乐,帮我们摆平一切。我们会遇见伯乐,步入顺境,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

然而,我要告诉你,告诉那些依然做着“白马王子”美梦的人:这种想法其实很危险。我们若想靠别人帮我们实现梦想,那么其实就已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如果你把希望寄托在他人、某一情境或某个外物身上,以为它们能带给你幸福,让你过上理想的生活,那么你就放弃了投资自身的力量。你会继续等下去,以种种方式不断重复这种生活模式。

有些女性不仅会把“白马王子”的美梦寄托在恋爱中、职场上,还会寄托在父母乃至子女身上。这些女性会把没有实现的愿望寄托给伴侣、父母和子女。最终,她们会满腹牢骚,失望不已,再也无法前行。

一旦我们陷入这种模式,就会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无能归咎于他人。我们会怨天尤人,怪某个男人伤害了我们,怪上司不赏识我们、不给我们应有的提拔,怪子女离家之后很少联系我们,怪父母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没满足我们的需求。似乎总有人在阻碍我们追求美好的未来,似乎能满足我们期待的人迟迟不肯出现。

我们如果心怀怨恨,就会表现得像个受害者。然而,为了给自己带来力量,我们就不应再找借口,再抱怨身边的人。

我们应自己行动起来投资自己的力量,而不应等待别人带我们走出困境。你认不认识等着继承巨额遗产的人,或者每周坚持买彩票、相信自己一定能中大奖的人?可是,这些人活得幸福吗?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吗?

他们几乎不可能。如果你以这种方式生活,你的生活就会一成不变,就会等着别人把你毕生的事业送到你跟前,等着不劳而获,而非自食其力。最后,你只会停滞不前,消沉不已。你还会想,如果自己当年付出了行动,如今该能取得多大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