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军史乡土 > 中国不可无岳飞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3节 痛悼宗泽,英雄难阻开封沦陷

01 投奔张所

其实,岳飞以自己从七品这一低等小官身份,向皇帝建言北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本不必大惊小怪。在当时的环境下,作为一名年轻的武将,又怀有精忠报国之志,提出自己的正义主张,不但不应受到处分,还应受到鼓励和褒奖。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岳飞不但被罢了官,还被撵出了军营,连当一名普通战士的资格,都被剥夺了,甚至差点引来杀身之祸。

面对黄潜善等人的排斥和打击,岳飞没有就此消沉。国家遭受侵略,人民遭受磨难,徽宗和钦宗二帝被掳为人质,羁绊在异乡,岳飞的心中,熊熊燃烧的是精忠报国的火焰;念念不忘的是光复河山的壮志。岳飞觉得,自己是大宋的子民,理应为大宋的江山社稷,效犬马之劳。

建炎元年(1127 年)八月,岳飞毅然抛开个人的荣辱,直奔北京大名府去投奔河北西路招抚使张所。张所是宋钦宗时的监察御史,有才气、有谋略。虽然张所也曾受到黄潜善等人的打击迫害,但宰相李纲在高宗面前强力推荐他,因此被重用,担任招抚使,在河北抗金前线主持对金作战。

岳飞来到河北西路招抚司后,首先遇到了一位与张所关系非常密切的将士,名叫赵九龄。赵九龄与岳飞有了短暂的接触后,感觉岳飞气宇轩昂,非同一般,很快对其产生了好感。于是就把他引荐给了张所。

见面之后,张所初步了解了岳飞的经历和志向,问他:“我听说你曾在宗留守(按:宗泽)麾下勇冠三军,如果现在派你冲杀战场,你觉得你的能力能敌多少金兵?”

岳飞看了看面前的张所说:“匹夫之勇,不足夸耀。两军交锋,一个人的勇猛剽悍算不了什么。用兵制胜,临阵破敌,在于将官要预先设定好谋略,谋略才是战场制胜的根本。因此,为将之道,不应担心自己不够勇猛,而应当担心自己是不是有谋略,即所谓将在谋、不在勇。”

听了岳飞的话,张所感到非常的惊奇,连连感叹道:“你有大将之才,绝非行伍中的一介武夫!”于是,恭恭敬敬地给岳飞看座,两人开始了一番促膝长谈。

张所说:“老夫虽是一介儒臣,略读史书,不懂得军国大事。但是,我也看清了朝廷腐败、奸佞当道、军政废弛,以致金贼入寇掳走二圣、劫掠京城、黎民涂炭。国事糜烂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当此国难之秋,挽救危亡、挺身捍难,就在我辈了。老夫虽然不才,但凭一颗忠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听了张所的话,岳飞感叹道:“大人忧心国事,身当重任,并能积极整顿河北军备、抗击金贼、收复故疆,实在是令人敬佩。”

张所又说:“你投身军旅多年,识见不凡,在你看来,河北路的抗金大事应该怎么着手呢?”

岳飞回答道:“我朝以开封为都城,虽然濒临黄河,但地势多是平原旷野,利于骑兵作战,而骑兵正是金军的长项。因此,我军在开封很难阻挡金军的精锐铁骑。河北是开封的北面门户,山壑纵横,丘陵交错,很适宜设伏会战、阻击金兵。所以,若要持久对抗金军,就必须先收复河北一带,然后充分利用其地理优势,使它成为阻挡金兵南犯的一道坚固屏障。如果不能收复河北,不仅河南无法守卫,就连江淮恐怕也难保全。而欲收复河北,需首先攻取卫州、怀州、睿州三州,断敌归路,扼其咽喉,然后由朝廷号令各路大军云集此地,关门打狗,这样,歼灭金贼就指日可待了。只要歼灭了金军的有生力量,那么,挥师北上,直捣敌巢,迎回二圣,光复神州,也就大有希望了。”

张所听了岳飞这番话,倍感惊奇,连连点头。

岳飞继续说道:“其实,朝廷军备废弛多年,政治腐朽,根本无力外战。但蔡京、童贯等人好高骛远、贪图虚名,趁辽朝之危联金灭辽,此举无异于与虎谋皮、引狼入室,致使金人得窥我大宋的虚实,觊觎之心萌生,这便是我大宋灾难的开始。

朝廷无力攻取燕京,不得已动用大批金银换来燕云的几座空城,更错信郭药师等辽朝降将,委以重任,任其驻守边防。这些都是重大失策,正所谓得虚名、受实祸!以致中原罹兵、百姓涂炭、二圣蒙羞。教训惨痛,不能不深刻反思。”

这番话,让张所对岳飞更是肃然起敬,他感叹道:“你有这般卓越的见识,将来必成大器。”

于是,岳飞就被张所留在了军中,后又得到张所的重用,从借补武经郎升任统制,比革职前的武翼郎还高出了两阶。

02 收复新乡

进入张所的军营后,岳飞与张所越谈越投机,几乎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张所在得知岳飞遭到黄潜善等人的迫害后,极其愤慨。

遇到张所,是岳飞人生的一个转折。岳飞的报国之志得到激励,压抑之情得到释放,抗金主张得到支持,从军之求得到满足。从此,岳飞的内心深处,总是念念不忘张所的知遇之恩。

纵然后来身居高位,也总是做一些实事来报答张所的恩情。据岳珂的《鄂国金佗稡编》中记载,岳飞得知张所的儿子张宗本年纪尚幼,就“访求鞠养,教以儒业,饮食起居,使处诸子右”,比待自己的儿子岳云还好。不但如此,岳飞还上奏朝廷,动用“恩例”,将张宗本“荫补”为官。

为了帮助张所的河北西路招抚司尽早把抗金斗争开展起来,岳飞日夜奔忙,精心谋划。而当时,把持朝政的黄潜善和汪伯彦等人消极抗金,不断地从中作祟,想方设法阻止和削弱张所所部的一切军事行动。黄潜善等人甚至下令,不准张所所部动用朝廷存放在北京大名府的兵器和甲胄等作战武器,给张所的抗金斗争,带来了很大的阻力。

但在岳飞的鼎力帮助下,建炎元年(1127 年)九月中旬,张所仍然组建了一支七千人的军队。张所按照与宰相李纲商定的战略部署,命大将王彦任都统制,率领军队前去收复睿州、卫州、怀州三地。岳飞和张翼、白安民等十一名将领都编入王彦的队伍中,跟随王彦一起向三地进发。

王彦生于宋哲宗时期元祐五年(1090 年),为南宋名将,太行山“八字军”首领。

而就在王彦的部队出发不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刚刚做了七十五天宰相的李纲忽然被宋高宗下令免去了官职。原因很简单,李纲的强硬抗金主张,与宋高宗苟安派的思想背道而驰。于是,赵构就找一个借口,罢了李纲的相。李纲去职不久,张所也遭受了被贬岭南的厄运。张所被贬,是南宋朝廷对官员上书言事处罚比较严重的一个。后来,张所居留荆湖南路首府潭州(今湖南省长沙市),不幸被土匪刘忠杀害。岳飞跟随王彦所部一路进发,与金兵展开了多次激烈的交战,并屡战屡胜,士气大振。很快,王彦所部就进攻到卫州新乡县(今河南省新乡市)的石门山下。

但由于张所的革职以及河北西路招抚司的撤销,使王彦所部很快成了一支孤军,既得不到上司支持,也没有后续力量的增援,更缺乏粮饷的供给。而王彦又得到金军在卫州大量集结的消息,深感形势不妙,便产生了暂时撤兵、以图长远的念头。

得知王彦意欲撤兵后,年轻气盛的岳飞很不理解,一再请求出击迎战。但无论怎么请战,王彦都以敌方强大不宜直面出击为由,始终不答应他的请求。于是,岳飞认为王彦怯懦惧敌,情绪激动地说:“二圣蒙尘,远离家国,实为我辈军人的奇耻大辱,此仇不共戴天。而今,贼兵占据河朔(黄河以北),我等身为臣子,便当率众破敌,驱逐金兵,光复故土,以迎还二圣!

然我军驻扎在此,逡巡不前,观望不战,坐视金贼肆虐,势必被百姓斥骂我等怯懦惧敌,有降敌之嫌。”

这时,军营前跪着许多从新乡逃出来的百姓,呼天喊地地哭成一片,请求军队快去拯救他们的家人和家园。当他们看到王彦和岳飞从军营中走出来,连忙上前扯着他们的衣服苦苦哀求。

见此情景,岳飞心中愤懑不已,一怒之下,便自作主张,率领自己所部独自出营,直奔新乡,与金兵开战。

战斗中,岳飞夺取了敌人的大纛旗,挥舞着激励士兵奋勇杀敌。在他的带动下,参战将士一鼓作气击败了金军,并生擒金军千户阿里孛。紧接着,宋军乘胜追击,又打败了金军万户王索的部队。

岳飞预料到金军一定会加以反扑,一场更加激烈的战斗在所难免。于是召集战士们说:“我军已两胜金兵,敌军不甘心失败,一定会集结重兵来复仇,决战在所难免。我军将士虽少,但必须以少胜多,以智取胜,只有这样,才有生路。”

事情果然如同岳飞所料,金军很快反攻回来,岳飞率部在侯兆川(今河南省辉县市境内)一带迎敌。激烈的战斗中,岳飞所部将士个个奋勇拼杀,许多士兵都受了重伤,连岳飞自己也身受十多处创伤,战况堪称惨烈。经过几个回合的厮杀,岳飞所部终于战胜了金军,将金兵赶出了新乡。

03 辞别王彦

建炎元年(1127 年)九月,岳飞在没有征得王彦同意的情况下,率领自己所部出击,一举击破金军,收复了新乡。但这一胜利,并没让王彦感到高兴。只因金军主力仍在,敌我力量悬殊,金军必然会发动反扑。

果然,金军集结了数万大军,将王彦的数千名宋军包围了起来,王彦所部只能与金军在新乡县的石门山下进行硬碰硬的对决。由于兵力相差悬殊,王彦不得不率部突围。在突围的战斗中,宋军损伤惨重,将士大多以身殉职,所剩无几,整个部队几乎全军覆没。

王彦最后只领着七百多名士兵杀出了重围,退守到了卫州共城县(今河南省辉县市)的西山上。

队伍的惨败,让王彦的心情非常沉痛,他感到对不起朝廷,更对不起死去的将士。为了给阵亡的将士报仇,也是为了激发队伍宁死不屈的抗金斗志,王彦将自己的所部改组成了太行山“八字军”,和他手下的将士一起,在脸上刺上了“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

看到“八字军”队伍中的士兵们抗金意志非常坚定,河朔一带集结起来的忠义民兵傅选、孟德、焦文通、刘泽等部都深受触动,纷纷起来响应王彦,加入到“八字军”的队伍之中。

很快,王彦的“八字军”得到了发展壮大,最后达到了十多万人,成为一支新崛起的抗金力量。

由于武装力量的壮大,加之将士们抗金斗志高涨,在后来与金军近百次的战斗中,“八字军”表现得十分出色,几乎每次战斗都把金兵杀得大败。靠着“八字军”,王彦收复了绵亘数百里的地区,“八字军”的威名也因此传遍四方,威震一时。

岳飞在石门山战役中冲出重围后,就与王彦暂时失去了联系。他感到这是自己征战沙场以来所遭遇的最大一次失败,心情一度有些沮丧。无奈之下,只好独自带领一支残部来到太行山区,一边重整旗鼓,一边与金兵展开游击战。

而当岳飞听到王彦组建“八字军”的消息后,才知道自己错怪了王彦。当初,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恐怕不会给军队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于是,岳飞只身前往王彦的军营,诚恳地承认错误,并请求王彦接济一些粮食,让自己所带的队伍渡过眼下的难关。

但王彦对岳飞独自率部去攻打金军耿耿于怀,认为他是出个人风头,没有大局观念,导致部队受到巨大损失,因此没答应借给粮食。而当王彦的一些属下听说岳飞回来了,建议以违反军纪擅自出兵罪将其处死。但王彦觉得岳飞曾经是自己的下属,又屡立战功,是个难得的人才,在抗击金军的紧要关头,不应该出现窝里斗,而应保存一切有生力量。于是,王彦不但不杀岳飞,还让自己的属下准备了一桌酒菜来招待岳飞。

酒席上,王彦对岳飞说:“你违反军令,擅自出战,罪责当诛。但是,你离开我的队伍后,还没忘记我是你的上司,并能勇敢地回来请罪,不忘抗金之志,这点尚算不错。现在国家危难、金贼横行、山河沦陷,正是用人之时,不该泄愤报复。我虽然不再用你,但也不杀你,你好自为之吧!”

听了王彦的话,岳飞默然无语,只得黯然辞别,回到了自己的营寨。此后,岳飞带着自己的队伍转战于河南一带,继续抗击金军。

04 再随宗泽

建炎元年(1127 年)秋,岳飞因不听王彦指挥,擅自率兵与金兵交战,导致宋军大败,触犯了军法。但王彦没按军法杀他,而是放他离开了。

岳飞带着部队在太行山区转战几个月后,深感力单势薄,在抗击金军上难有大的作为,无奈之下,就带领部队南下东京开封府,再次投奔宗泽。

来到宗泽的东京留守司后,岳飞首先接受了一番调查。留守司的官员对岳飞脱离王彦的经过进行了认真的调查考证,确认岳飞已经触犯了军法。军法中规定:“军中非大将令,副将下辄出号令,及改易族旗军号者,斩。”“背军走者,斩。”

负责调查的官员把调查结果迅速报告给了宗泽,并建议宗泽对岳飞军法处置。

宗泽在率部救援开封时,就对曾隶属自己的岳飞非常了解,更同他一起探讨过兵法阵图,知道他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将才。

听了留守司官员的汇报后,宗泽觉得当下应以抗金大局为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岳飞虽然擅自脱离主将,违反军令,但也是出于抗金心切,出发点是为了消灭侵略者,情有可原。于是,宗泽决定将岳飞留在军中,将他的官职降为秉义郎,继续率兵打仗,让他戴罪立功。

建炎元年冬,金军再一次大举南侵,进犯孟州(今河南省孟州市)的汜水关。宗泽指派岳飞为踏白使,率领五百骑兵,去侦察敌情。古代行军,走在前军最前面的队伍叫踏白队,试探敌军有没有埋伏,并侦察敌军的远近、多寡等相关军事情报。

岳飞领命后,宗泽激励他说:“你当初擅自出战,脱离王彦,论罪当死,但我没有追究你。现在,金兵来犯,你当为我立功,将功补过。我命你前往汜水关一带侦察,但只需察看敌军的虚实态势,伺机歼敌,不必强攻。”

岳飞遂带领队伍,在汜水关一带开始与金军周旋。岳飞果然不负众望,不但完成了对金军的侦察任务,还趁敌不备打了其一个措手不及,取得了汜水关首战的胜利,以实际行动,报答了宗泽的不杀之恩。

而宗泽保住岳飞之举,也体现出了一种先见之明。关于宗泽,其人带兵一向令行禁止、赏罚分明,在军中也享有极高的威信。

一次,宗泽率部去救援被金兵围困已久的开封时,他的部下都统制陈淬对宗泽说,金军兵力强大,势不可当,我们要小心谨慎,不要轻举妄动。宗泽听后大怒,认为陈淬是在涣散军心,遂下令将陈淬斩首。后来,经过众多将领的再三求情,才免了陈淬一死,军中自此再无人敢说丧气的话。还有一次,宗泽在西京与金将粘罕所部交战,其命令部将李景良等出击迎战。

经过几个回合大战之后,双方的一些将领陆续阵亡,李景良见势不妙,临阵脱逃。宗泽当即下令将李景良捉拿到军营大帐,怒斥道:“与敌兵交战,如若没能取胜,罪责可以饶恕。但如果不坚持到底,中途临阵脱逃,这是目无主将和军法,绝不能饶恕。”接着,下令将李景良斩首示众。

宗泽治军不搞株连处罚。他离开磁州时,把知州的事务交给了兵马钤辖李侃,可李侃却被统制赵世隆杀了。在下令处斩赵世隆时,宗泽愤怒地说:“河北沦陷了,难道我大宋的法令和上下级的尊卑身份也都没有了吗?你杀了兵马钤辖李侃,是谋逆犯上之罪。”同时,宗泽又神情镇定地对赵世隆的胞弟赵世兴说:“你哥哥杀了主将,论罪当诛,但与你无关,不会连累于你。以后你可以为国立功,替你哥哥洗刷罪名。”赵世兴被宗泽的执法严明所感动,下跪表示听命于宗泽。后来,当金兵进犯滑州时,宗泽果断指派赵世兴前往救援。赵世兴不负重托,一举打败了来犯的敌人。

宗泽便是这样一位治军严谨、赏罚分明的主将,可以说是对岳飞影响最大的一个伯乐,不仅在军事方面影响了岳飞,更在人格上影响了岳飞。宋人对宗泽有一句非常恳切的评论,叫作“虽身不及用,尚能为我宋得一岳飞”,认为宗泽最大的贡献就是发现并且重用了岳飞。

05 晋升统制

岳飞受东京留守司宗泽元帅之命,以踏白使一职前往汜水关抗击金军,他不负宗泽所望,得胜而归。宗泽对岳飞的表现非常满意,也感到让岳飞戴罪立功的决定是正确的。为了嘉奖他,宗泽把岳飞的官职从秉义郎提为统领,不久又加封他为统制。

建炎元年入冬以后,金军兵分三路入侵南宋,攻打宋军。

第一路是东路军,由金军右副元帅“三太子”完颜讹里朵(汉名宗辅)和元帅左监军完颜挞懒(汉名昌)统率,直下东京;

第二路是西路军,由完颜娄室和完颜撤离喝(汉名杲)率领,攻打陕西;第三路是中路军,由金军左副元帅完颜粘罕(汉名宗翰)和元帅右监军完颜谷神(汉名希尹)指挥,进犯京西。

三路入侵的金兵当中,由完颜粘罕统率的中路军是主力部队,兵强马壮,所向披靡,直取西京河南府,又迅速占领了郑州。

之后,完颜粘罕所部直接对阵宗泽所率领的东京留守司军队。

金军为了攻打开封,把所有精锐部队都联合起来,并进行了周密的战前部署。完颜粘罕命部将完颜银术可与完颜拔离速、赛里、萨谋鲁、耶律马五、沙古质等分别带兵从郑州发兵南下,迅速抵达白沙,一路焚掠京西诸多州县,企图从南面包围开封府。与此同时,“四太子”完颜兀术(汉名宗弼)率领的东路军也渡过黄河,向开封逼近。

宋金双方为了争夺滑州,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激烈战斗。因为滑州是开封的北方门户,金兵要想占领开封,必须得拿下滑州。

面对金军大兵压境,坐镇东京留守司的宗泽依然指挥若定。

他对将领们说:“大家不必惊慌,我军上下一心,又有岳飞、刘衍等勇将,一定可以抵挡贼寇的入侵。”

宗泽随后先派一支部队从正面迎战金兵,吸引兵力,接着,又派大将刘衍带领数千精锐,绕到金军背后伏击。交战后,当金军与宋军正面对上时,事先埋伏好的宋军在刘衍的带领下迅速出击,对金兵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在金兵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全军溃败。

金军不甘心失败,没过多久,再次向滑州发起进攻。这时,宋军将领张撝主动向宗泽请缨迎战敌寇。宗泽答应了张撝的请求,并立即拨了五千兵马给他。临行前,宗泽告诫张撝,到达目的地后先不要轻易出战,等后面的增援大军到达后再出击。

但是,张撝没听宗泽的告诫。他立功心切,刚刚到达滑州就去与金军交战。当时,与张撝对阵的金军骑兵有五万人马,相当于张撝所部的十倍。面对强大的金军,宋军许多将领感觉无法对抗,必败无疑,都劝说张撝应该先躲避一下金军的锋芒,等候增援部队到来。张撝却说:“避敌偷生,有何脸面去见宗泽大人?”于是,他亲自上阵交战。然而没几个回合,张撝就被敌人砍掉了脑袋。后来,宗泽接到信使来报,说张撝所部被金兵十倍兵力所困,情况十分危急。宗泽连忙又派遣王宣率五千骑兵前去增援,最终打败金兵,抢回了张撝的尸首。

建炎二年(1128 年)正月,岳飞奉宗泽之命,率部开始与金兵在滑州一带展开游击战。他接连在胙城县(今河南省延津县东北)、卫州汲县西的黑龙潭、龙女庙侧的官桥等处打击金军,并屡屡获胜,还俘虏了一个女真千户,把他押送至东京留守司处置。

建炎二年四月以后,滑州一带天气逐渐炎热。宗泽认为,长期生活在北方的金军骑兵不耐酷暑,精神上一定会萎靡不振,正是歼灭敌人的大好时机。于是,宗泽指派王彦的“八字军”移屯滑州。他和王彦、五马山的首领马扩等人共同制订了北伐的军事计划。计划中,王彦等军自滑州渡黄河,直取怀、卫、溶、相等州;马扩等军由大名府攻打沼州(今河北省永年县东)、庆源府和真定府。

在宗泽的指挥下,各部宋军连连出击,最终逼迫金军连连撤退,直至退出了滑州。

���� S/�&钻研那些兵法阵图。也正如此,让他学到了很多作战的方法和技巧,内心感到豁然开朗。由此,他对宗泽老将军充满了感激和感恩之情。

过了几日,宗泽再次在自己的帐中单独召见了岳飞。当宗泽问他对那些兵法阵图研究到什么程度、有哪些收获时,岳飞回答说:“古代的兵法阵图确实有许多妙处,很值得学习和借鉴。可我经过认真的思考,觉得那些兵法阵图有些拘泥于一些固有定式,缺乏创新变化。目前,如果我在带兵打仗时,每次都按一定的阵势排开,就等于变相向敌人暴露了我方的虚实。因此,我认为,临战不必苛求必须遵循一定的阵法兵图。兵家制胜克敌的根本,在于出奇制胜。按照古代的阵法排兵布阵,然后作战,那是兵法的常规。而兵法的巧妙运用,在于将领的临阵发挥,相机变化,也就是兵法阵图所说的‘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宗泽听了岳飞的回答后,觉得很有道理,连连点头称是,内心倍感欣慰。

不久,刘浩带领岳飞进驻广济军定陶县后,便接到了康王赵构的命令,让他所率领的人马听从黄潜善指挥,不再由老将军宗泽指挥。于是,岳飞也自然不归宗泽的调遣了。

黄潜善原本是河间府(今河北省河间市)知府,他率兵数千赶到东平府(今山东省东平县)来追随康王赵构,立即得到了赵构的宠信,很快被任命为宋军兵马副元帅。黄潜善这个人私心很重,一味按兵不动,保存自己的实力。就这样,失去刘浩和岳飞的宗泽,马上陷入了孤军作战的境地。

06 建言受挫

其实,康王赵构的心里,一直不是真心实意地解救开封。在他身边的文武大臣,也都看出他的心思。赵构想的是,一旦开封被解救,大宋朝还是他的哥哥宋钦宗说了算,他依旧是个王爷而已。宋钦宗即位以来,赵构不止一次地埋怨父皇宋徽宗偏心,把皇位传给了哥哥赵桓,而没传给他。

赵构受宋钦宗之命去解救开封,无非就是走走形式,摆摆样子。当老将宗泽带领岳飞连战连捷时,赵构马上任命黄潜善为大元帅府兵马副元帅,位置排到了宗泽之前,让宗泽没有了冲锋杀敌的机会。

由于赵构救援开封不利,直接导致了宋军的溃败。靖康二年(1127 年)四月初,金军攻陷开封,将宋徽宗、宋钦宗两位新老皇帝,加上后妃、公主、宗室,部分文武官僚共计三千多人被掳走,又将京城开封的各种文物、图书、档案、天文仪器、金银珠宝等所有财物一起“打包”,押往金国国都会宁府(今黑龙江省阿城南部)。

至此,北宋政权宣告灭亡。

就在金军撤离之前,北宋前宰相张邦昌被金军看中,让他接管北宋沦陷区疆域人口,并册立他为“大楚皇帝”,国号为楚。金军将黄河以南所攻陷的区域,全部交给张邦昌管辖,而河北、河东被金军攻陷的大片地域,则归金国占有管辖。

但是,北宋新老皇帝虽然被掳,宋钦宗的弟弟康王赵构还在,一些皇家的宗室还在,各地州府官吏及军队还在,因此,在人们的心里,还没有感到大宋国的彻底灭亡。张邦昌作为傀儡皇帝,其政权很不得人心,几乎无人听令于他。迫于当时形势的重压,张邦昌不得不将北宋的传国玉玺送到了济州(今山东省巨野县),迎奉康王赵构为皇帝。

其实,赵构早就等不及了。在他的眼里,这个皇帝早就应该是自己的。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 年)四月二十一日,赵构起身前往南京应天府(今河南省商丘市)即皇帝位。在出发之前,赵构将元帅府所属五军进行了重新编组,武翼郎岳飞被任命为中军的一名偏裨武将,可见,岳飞已经进入了赵构的视野之中。

靖康二年五月初一,康王赵构在应天府即皇帝位,庙号高宗,是为宋高宗。

赵构即位后,专门设置御营司来主管军政,并任命黄潜善兼任御营使,任命汪伯彦为副使,任命王渊为都统制,任命刘光世提举一行事物,任命韩世忠为左军统制,任命张俊为中军统制。至于不被赵构和汪伯彦欣赏的刘浩,则外任为大名府兵马钤辖,但岳飞作为刘浩的部将依然被留在御营司军中,隶属于张俊。

赵构称帝之初,迫于当时严酷的形势,不得不起用李纲担任宰相。李纲上任后,极力倡议招抚河北,收复失地。但他的抗金方略受到了执政大臣黄潜善、汪伯彦等人的多方阻挠。他们只想偏安享乐,极力主张迁都东南,放弃河北与河东,与金国划河为界,议和修好。而懦弱的赵构恰恰与黄潜善、汪伯彦的偏安思想十分一致,于是,应天府很快传出了宋高宗将前往扬州躲避的消息。

得知这一消息后,25 岁的岳飞,于建炎元年(1127 年)七月,以非凡的胆识和勇气,满怀着一腔爱国热忱,亲笔给新任皇帝宋高宗写了一封建言书,强烈建议抗金,并劝说赵构不要去往扬州。

岳飞在建言书中说,陛下即皇帝位使得天下万民有了领袖,社稷有主,这就足以打破敌人的奸谋了;如今,勤王的大军日夜不停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兵势渐渐强盛。趁着徽、钦二圣蒙尘未久,敌方尚未稳固之际,陛下亲率大军,渡过黄河,大举北伐,则天威所至,将帅一心,士卒作气,中原之地指日可复。

这是岳飞第一次正式批评朝廷的投降政策。当时,抗战派和投降派斗争的焦点,就是实行北伐策略还是实行南逃策略、是进驻开封还是退居扬州。岳飞在建言之中严厉抨击了投降派,表现出了超人的远见卓识。

岳飞作为一个低等偏将给皇帝上书,在当时无疑是凤毛麟角,甚至是绝无仅有的。宋朝的规矩向来是以文制武,他作为一个从七品的下级小武官,在一个鄙视武夫的时代里,居然敢于上书规谏皇帝,实属非同一般。

但遗憾的是,岳飞的建言书不但没有被宋高宗所接受,反而触怒了当朝大臣黄潜善和汪伯彦。黄潜善、汪伯彦看到岳飞的《南京上皇帝书》后,表现出异常的羞怒,认为他的批评之语绝对不可容忍。黄潜善和汪伯彦当即以“小臣越职,非所宜言”加以论处,将岳飞革掉官职,削除军籍,赶出军营。

建炎元年十月,宋高宗和他的南宋朝廷南迁到了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