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青春校园 > 我的欢乐日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节

我新搬了住处,在伦敦的爱德华内街里落下了脚,一边在附近的中餐馆做工,一边起草自己研究生课程的毕业论文。聊胜于无地,我会频繁地记起以前的时光。

或许我天生便是个异想天开、多愁善感的怪家伙,可在我看来,往事是自己生命中温暖且永不褪色的一部分,一直能在无尽的回忆里闪闪发光。而且说句公道话,我住处的景致绝对算得上唤醒回忆的催化剂了。我住在几条内街交叉的区域,街上有酒吧、商铺、市集,那些房子坚固、结构优美,能叫我想象到当年在这附近憩息游玩的应该都是伦敦城里的头面人物。内街交汇处是个有点儿荒芜的、宽阔的花园,总是散发出一种忧郁腐烂的气息。透过家里的窗口,我能看到花园里缀着刺玫的几小片墨绿,水洼里幽静地倒映着一棵巨大的栗树,几条弯曲的小径穿过一簇簇没有享受过细心栽培的野花卉,以及小径通向寥廓的花园中心那座废弃的教堂。那座巴洛克风格的教堂非常古老,前门石阶上落着一层看不出年岁的尘埃,正门上挂着把明显有日晒风吹痕迹且锈迹斑斑的铁锁。我曾好奇这个弥漫着加尔文主义及宗教改革精神的教堂是什么时候被荒废的。

在那个3月份的午后,我结束了工作,便在住所附近的酒吧找了个背光的位置坐了下来。面前交叉的几条老街在清晨时整洁朴素——大多数商店和门店要到正午或者一点钟时才会开门营业。可到了现在这个临近黄昏的点儿,街上便滋生出一片混杂的光景,同时也有一种古怪的像童话书里的插图所描绘的浪漫氛围:杂货店里的妇女不慌不忙地整理着新进的货物,戴着围裙的皮匠扫着地,肉店的老板无精打采地收起柜台里的羊颈肉,理发店里那红头发的姑娘读着杂志等候着客人上门,斑纹猫在窗边打盹,沉湎于经历过美好时光的、带着勋章和怀表的老年人气派十足地从路肩上走过,几个着校服的小孩客客气气地向“鱼和薯条”a快餐店的人问候。我收回目光,叫了一杯啤酒,看起了从吧台上拿的那份《观察家报》。报纸上的一个故事吸引了我,说是天文学家发现了一颗新的海外天体,命名为2012 VP113。这篇文章也引用了NASAb就太空探索和星际移民所做的推测。猛地一下,我感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打动了。

那时太阳就要落山,光线很迷人。我抬起头来,顺着废弃教堂围墙上斑驳的绿锈和在阳光下翘起的扶壁,看到那棵老栗树上一些看似已经枯死的枝条突然冒出几个巨大的蓓蕾。我决定要写本书出来。

真是个疯狂的想法。                             

那天我坐了不久,在天色暗下去前把酒喝完,便那么决定了。接着,我放在圆桌上的手机弹出一条消息来。那是阿弟发来的,他说他下周要到伦敦。

大学三年级末端的某个傍晚,继“表白”过后的第五天的黄昏,茱莉亚从前面远处走过。

那是个静谧黄昏,青色的石板路被前几天连续的大雨冲刷得干净透亮,能映射出天上红云的轮廓;道路侧面被染成赤色的沙壤土地似乎被细心打理过;栽种着两排莴苣和几棵结着白色喇叭花的瓮菜,同我印象里荒芜的景观大相径庭,不远处披着金纱的公寓楼像迟暮的守卫士兵,庄严又肃穆,而透过枝繁叶茂的凤凰木的几许灯火却显得调皮戏谑,让人愉悦开颜。茱莉亚方才从那一派景致里经过,嘴角带着温婉可人的微笑,双眸如月牙般皎洁,脸上是那种像夏天傍晚阳光逐渐从明净的天空消失时的宁静。她真的很好看,好看到像清幽婉约的诗句,好看到像文艺复兴时期庄重单纯的壁画,好看到像身旁落满会唱歌的麻雀的公主。我想起了第一眼见到她那天的自己,那时候似乎花朵全都开放,微风也徐徐吹起,而我就那么愣在座位上,幻想着轻吻她的头发和眼睛。我是期待能见到她的,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而第二个期望是她那光彩照人的模样能够再一次地满足我内心的需要——她也完全做到了。然而这两个期望与我那些其它的期盼交织在一起时,却仅唤起一个只剩轮廓、几乎要被淡忘了的熟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