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

陶酒酒今天的胃口并不好,她在员工餐厅里随意选了两样素菜后,就坐到了角落里。

“元亮,你一个人啊!”

因为陶酒酒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用了当初自己应付叶洪涛时随便取的名字元亮。

此时闻声抬起头来,见跟自己打招呼的是章晓亮,立马礼貌地回应道:“章总好。”

“介不介意我坐在这张桌子上啊?”章晓亮温和地笑问着。

“没有关系,章总请坐。”陶酒酒望着章晓亮手上的托盘,不免讶然,“章总为什么也来餐厅吃饭?叶总似乎就不来餐厅里吃午饭啊。”

一想到“叶洪涛”这三个字,陶酒酒心里没来由地就是一阵酸涩—这个时候,他与温芷倩的浪漫午餐应该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吧?

陶酒酒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变化都没有逃出章晓亮的视线,可他并未点破,只是轻声回答她的问题:“只要我身在洛水,每周都会不定期地来员工餐厅吃一次午餐。这样的话,我可以在第一时间了解员工餐厅的伙食质量,若是有了矛盾,也好及时解决。”

“这倒是个体恤民情的好法子。”陶酒酒有些佩服章晓亮。

“进入叶氏上班,都还习惯吧?”章晓亮关切地问道,“跟同事们的关系都梳理好了吗?话说回来,任何一家企业同事之间相处,都需要磨合,身为新人,只能慢慢适应。”

“那次走错楼层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提前做足功课。不过,真是很感激章总。”

陶酒酒越来越欣赏眼前这个章晓亮,他明明拥有尊贵的身份,却平易近人,居然坚持着每周吃一顿员工餐。相比那个多情又花心的叶洪涛,他章晓亮才是真金子。

可惜啊真可惜,那些觊觎叶洪涛的女秘书看不到章晓亮的好。

“原来是这样。”章晓亮松了口气,“今后如果有人为难你,尽管告诉我。悄悄地说,我可不会以权压人哦!”

为难自己?他的这个认知会不会有点夸张?她陶酒酒岂是任人欺负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没有。我们现在挺好的。”

“那就好。”章晓亮说着,又有意加了一句,“温小姐是客户方代表,洪涛跟她出去是为了公事。”

听到这句,陶酒酒不禁有些讶然,章晓亮为什么要和自己解释叶洪涛离去的原因?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还是猜出了什么?

陶酒酒更加佩服眼前这个章晓亮,他做事是那样细心,他考虑问题是那样敏锐。

听到章晓亮这一句解释之后,陶酒酒心里还有一种莫名的舒畅与惬意,就像是悬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落了地。

她这是怎么了?

“小元,你很紧张洪涛,对不对?”陶酒酒的神色出卖了她的心事。因为年轻,她喜怒形于色,还不懂得掩饰。

“没有……我没有……”陶酒酒使劲地摇头否认。

“我也希望你是真的没有。”章晓亮嘴角牵起一缕苦笑,心被一阵浓浓的失落裹紧,“吃饭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傍晚,余晖投照处的那片天空被色彩瑰丽的彩霞映衬着,远远望去恍若透明的五彩水晶。

陶酒酒举起手机,迅速地捕捉住那一幅绝美的画面。

她突然有些感慨,自己生活着的这个时代真好,看到喜欢的、想要记录的,就可以用手机及时捕捉下来,如此美丽的画面就永远不会褪色。而在从前的从前,人们所能借助的,只有那一支画笔。

街上的汽车来去匆匆,高高的广告牌上滚动播放着各类诱人的广告。不远处有一所小学,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有的高兴,有的悲伤,有的汗流浃背,还有一些清爽得一尘不染。

这便是她生活着的洛水,有各式各样的人。

陶酒酒走在回家的路上,手机忽然响起,拿出一看,是她哥哥陶凌峰打过来的。

“喂,哥?有什么事吗?”

“酒酒,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哥祝你生日快乐!”电话那头的陶凌峰笑了,“怎么,你不会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吧?”

“是啊。天天上班,还真的忙忘了,谢谢哥哥!”

无须陶凌峰的提醒,陶酒酒知道今天是自己二十五岁的生日,因为早在今天凌晨的时候,江婉儿的祝福电话就打来了。

只是,为了让哥哥陶凌峰更有面子,她陶酒酒偶尔撒一次谎也没什么罪过。

“哥本来打算给你过生日的,不过欢欢感冒了……”

“我这边没有关系。哥,你好好照顾欢欢。”陶酒酒体贴地笑了笑,“夏天感冒最麻烦了,哥哥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那……酒酒你自己一定要吃顿好吃的,哥给你报销!”末了,陶凌峰又补充道,“周末抽空回家吧,欢欢想你了!”

“好啊,欢欢是我的小宝贝,我也想他了!对了……”陶酒酒欲言又止。

“嗯?”

陶酒酒原本想要问问父母有没有托陶凌峰带个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不想得到一个令自己觉得悲伤的答案。

今天是她的生日,最早给她打电话的是江婉儿而不是自己的亲人。她不清楚他们是忙忘了,还是压根儿就不记得。

是了,她往年所过的那些小生日,母亲秦小凤也从来不记得,都是父亲陶海阳在前一天的饭桌上,吩咐家里的用人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为她庆生。

陶酒酒觉得,如果没有父亲的提醒,身为她母亲的秦小凤,或许从来不记得自己女儿的生日吧!

难道自己大大咧咧马马虎虎的性格遗传自母亲秦小凤?

不对,母亲的记忆力很好,她从来不会忘记哥哥陶凌峰的生日。

那……

陶酒酒想着心事的时候,已经穿过了和泰花园的大门,她那单薄的身影在阳光的斜射下拖出长长的影子,显得格外孤独。

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她却高兴不起来,满脑子净是不开心的回忆—母亲对自己的漠不关心,还有恼人的叶洪涛,她就不能……

刚想到叶洪涛,他的电话便来了,陶酒酒想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喂,酒酒?”

“什么事?”陶酒酒无精打采地问道。

此时已近晚上六点,她早就下班了。他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目的?

“你回头一看,就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了。”叶洪涛话中透着几分神秘。

陶酒酒缓缓回过头,一眼就望见满脸含笑的叶洪涛正静静地矗立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一汪喷泉旁。

人工喷泉喷出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五彩的光芒,沐浴在水光中的叶洪涛身穿一件短袖白衬衫,显得俊逸出尘,潇洒不凡。

难怪这个叶洪涛可以迷倒那么多女人,他的确拥有足够的资本。

陶酒酒害羞地别过脸去,在那么一瞬间,她竟然觉得自己的魂被他给勾走了。

片刻后,陶酒酒努力地定了定神,用力地深吸了两口气,随即淡淡地问道:“亲自前来找我,看来一定有什么大事。叶总,请讲吧。”

“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叶洪涛的笑容明朗而诚挚。

“今天是什么日子?”陶酒酒很好奇,她只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却不清楚今天对叶洪涛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今天是你的生日。”叶洪涛说着,已经抬腿迈步向她走近,笑道,“我请你去庆祝生日,你看怎样?”

叶洪涛沐浴在阳光中的高大身影好似纯净的水晶,面庞上温柔的笑容,更像是囊括了夕阳中最灿烂的那些光辉……

他竟然知道自己的生日?

陶酒酒又是惊讶又是感动,忙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应聘资料会经我的手啊!我猜,你填的出生日期应该不会是假的。”叶洪涛歪着头笑道,“果然,我猜对了!”

“嗯。”陶酒酒点头笑了笑。

“走啦,走啦!”叶洪涛拉起陶酒酒的手,“你今年的这个生日,就由我来安排吧!”

“……”

手与手相触的刹那,陶酒酒有些无措。她不知道该抽回自己的手还是任由叶洪涛握住。

这样一耽搁,叶洪涛的大手已经覆盖住了她的小手。

好吧,既然自己的手已经被他握住了,那又何必惺惺作态呢?她陶酒酒又不是妩媚妖娆善撒娇的波霸温芷倩,更不是公司里觊觎叶洪涛的那些女秘书!

就在那么一瞬间,陶酒酒只觉得有一种甜意在心底荡漾开来,那是一种她喜欢的甜,淡淡的,却又回味无穷……

坐上叶洪涛的车后,陶酒酒的注意力立马被音响里播放着的音乐吸引了。

陶酒酒不由得恍然,原来叶洪涛很喜欢纯音乐。但凡是他长期光顾的场所,总是播放着优美的曲子。

此时播放着的曲子,似是由两种不同的乐器合奏,依稀带着不舍与眷恋,闻之令人心酸……

“怎么不打听一下我会带你去哪里?难道就不怕我卖了你?”叶洪涛系上安全带,侧头打趣道。

“把我卖了?”陶酒酒闻言不由得大窘,“我这个人吧,要学历没学历,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再傻的人也不会当冤大头的!”

“销售学中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并不存在卖不出去的产品,只有卖不出产品的销售员’,你觉得我会是哪一种销售员呢?”叶洪涛的目光迅速掠过陶酒酒,见她仍在等着自己的后话,不由得抿起了唇,“在我看来,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你陶酒酒这个人,想不想知道是哪一个成语?”

“什么?”

叶洪涛说得含混不清,陶酒酒压根没有听清楚,待她追问,他却一笑而过,再不多说什么。

叶洪涛原本想说出“奇货可居”这个成语,可话到口边的时候,他硬是吞了回去。他不想成为吕不韦,更不想让陶酒酒沦为一件与人讨价还价谈条件的货物。

陶酒酒于他而言,该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