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周一的早晨,阳光明媚。

陶酒酒对着镜子告诉自己:从此刻开始,叶洪涛只是她的上司,除此之外便只有彼此父母是世交这一层关系。至于母亲那边,只要等她知道叶洪涛已经有女友,也就不会再让自己跟他相处了吧,毕竟天底下没有母亲逼自己女儿去当第三者的道理。

上午八点半,陶酒酒提前半小时来到叶氏大厦二十八层时,有些意外,往常这个时候,办公区内都是安安静静的,空无一人。今天所有人却都整整齐齐全部出现,一个个穿着光鲜,妆容精致,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与往常大不相同。

老板和职员待遇果然不一样,直到过了十点,才看到姗姗来迟的上司叶洪涛。

相比容光焕发的陶酒酒,今天的叶洪涛面色很差,看上去心事重重,精神萎靡,神情非常疲惫。

难道他昨晚失眠了?

陶酒酒忍不住猜测起来:叶洪涛昨夜的失眠,是为了曾经深爱的那个旧情人,还是如今正打得火热的新欢温芷倩?

算了,既然无法找他确认自己的猜测正确与否,那还不如不猜。反正,他的失眠无论如何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秘书们齐齐起身迎向叶洪涛,陶酒酒也只得起身跟上去,面对其他秘书的问好,叶洪涛淡淡回应,走到陶酒酒身边时,他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嘿。”

“叶总早。”

陶酒酒恭敬地垂首鞠躬,礼貌地向他问好,就跟普通男员工见到他时的反应没有任何区别。

叶洪涛心生疑惑,这个小丫头怎么变得懂礼貌了?不对,那并不是懂礼貌,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今天吃错药了?不然为什么用这样一副冷冰冰的模样面对自己?

想到这里,叶洪涛的目光聚集到陶酒酒身上,他要仔细打量,用心分析,找出其中的症结。

然而,陶酒酒并不多言,漠然地转身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疏远的意思显而易见。

仅仅十个小时之前,他觉得他俩之间的距离在无形中走得很近很近,可只过了一夜,怎会变得更远了呢?

“洪涛,早上好啊!”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叶洪涛的思绪,他回头看去,见是自己的死党章晓亮,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温和的笑容,“早,晓亮!”

“不早不早,已经日上三竿了!”

见此情景,陶酒酒觉得这个名唤“晓亮”的人与叶洪涛应该相当熟悉,否则他们俩也不会言笑无忌。

出于好奇,她回头掠了一眼。那个戴着眼镜的帅哥似乎有些面善……可她忘记了在哪儿见过他。

“嘿,原来是你啊!”章晓亮看清陶酒酒的面容后,不由惊喜地出声打招呼。

“我们见过?”陶酒酒疑惑。

“就在上周三,六楼,你不记得了?”章晓亮提醒道。

“哦。是你呀!”经他提醒,陶酒酒很快就认了出来,感激地一笑,“谢谢你!”

陶酒酒初来乍到,还没有跟叶洪涛的其他女秘书打好关系,上周三,有个看陶酒酒不顺眼的女秘书戏耍了她,用一份早已过期的“重要文件”骗她在叶氏大厦内白跑了一圈,如果不是章晓亮的见义勇为,她或许还会浪费更多精力跟时间。

“没事。对了,你这回来二十八楼送文件,没走错吗?”章晓亮又问道。

“呃,我……”

“她是我新聘用的秘书。”叶洪涛冷冷的声音打断了陶酒酒的解释。

不知怎的,见到陶酒酒与章晓亮聊得这么火热,他心里就是不爽!

午休时间,陶酒酒慢慢悠悠地走在前往餐厅的路上,她全部的心思都在想着一个人,那个原本已经决定不再去关注的人—叶洪涛。

叶洪涛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就在昨天傍晚,她无意中窥见的分明是一个旧情难了、痴心而又专情的男人,但从认识他的人的表现中判断,他却是一个玩世不恭、视感情为游戏的男人!

自己亲眼所见的他是真正的叶洪涛吗?还是传闻中的他才是呢?

“酒酒!”叶洪涛不期然地出现。

陶酒酒抬目望见他含笑的眼,想到自己满脑子都在想着他,脸不自觉地红了红,而后才唤道:“叶总好。”

又是一声客气而疏远的“叶总”!

叶洪涛有些无奈,更加不明白她今天是怎么了。

“我似乎说过,你可以直接叫我洪涛。”叶洪涛目光炯炯地盯着陶酒酒。

她脸红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这里是公司,上下级之间应该遵守的规矩,我不能违反的。”陶酒酒的口气仍是淡淡的。

叶洪涛并不介怀,直言来意:“今天中午我请客,一起去吃午饭,怎样?”

“约我一起去吃饭?”陶酒酒讷讷地回应道。

“怎么,不肯赏脸?给你提供宰我的机会,你就甘心放弃吗?”叶洪涛很意外,这可不像他认识的那个活力无限的陶酒酒呀!

“好吧。”陶酒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拒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变得无精打采。

叶氏大厦地下车库内,章晓亮坐在自己的白色跑车里,望着叶洪涛与陶酒酒并肩而来的身影,犹豫不决、愁眉不展。等他看到另外一个身影接近他们时,表情又为之一变。

“叶总—”

轻柔而娇媚的声音突然传来,陶酒酒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所谓的毛骨悚然,大抵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今日的温芷倩依旧是那么风情万种,一袭露肩蕾丝裙装透露出十足的女人味,黑色的丝绸面料衬得莹白如玉的肌肤越发细腻,那张妆容精致的面庞更是不会惧怕摄影师在任何角度的捕捉。

“温小姐。”

“叶总,何必这样见外?”温芷倩眼里只看得到叶洪涛,当旁边的陶酒酒是隐形人,一张脸笑得越发妩媚,“你直接叫人家芷倩便好了嘛!”

“叶总,既然你不方便,那我自己回公司的餐厅吃饭便好。”陶酒酒语气中不自觉地透出酸意。

“酒酒……”叶洪涛意欲款留,陶酒酒却没有留下的意思,径直跑回了电梯里,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叶总,咱们俩一边吃午餐一边谈公事,你说这样可好?”温芷倩双眼密集放电,自自然然地挽起叶洪涛的胳膊。

二十一世纪以来,洛水市步入了迅速发展阶段,人们的生活水平也节节攀升,尤其是像叶氏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几乎人人都有能力开车上下班。

故而,午休时间的地下车库里并不冷清。

见身旁人来人往,感受着一道道闪烁的目光从身上掠过,还要不时地跟员工打招呼,叶洪涛也不好意思做得太绝,毕竟他在员工面前要保持身份,不能做出令温芷倩感到尴尬的事情来。

因此,他这回只得向温芷倩做出妥协。

身为女人,尤其是相貌姣好的美女,她们总能在任何场合无往不利,尤其是那些善于运用自身美貌的女人,比如温芷倩。

至于陶酒酒那边,叶洪涛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被自己遗漏了……

叶洪涛瞅了瞅笑容妩媚的温芷倩,无奈地笑了笑,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上车吧,温小姐。”叶洪涛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考虑周到地伸手为她挡住了车顶。

“谢谢叶总。”温芷倩微微点头,朝着叶洪涛轻轻一笑,而后淑女地坐上了车。

既然是演戏,那就得演好。

叶洪涛绅士地关上了车门,随即绕过车头,坐到了驾驶位上。

等叶洪涛坐好后,温芷倩好奇地问道:“叶总想带小女子去哪儿共度美好的时光呢?”

她眼神蒙眬,语音娇柔,充满无限魅力。

叶洪涛侧头朝她微微一笑,露出整齐而洁白的六颗牙齿,继而回过头去,淡淡地说道:“先去吃饭吧。”

“哦哦,那之后呢?”

“……”叶洪涛面对温芷倩的诱惑,只是笑而不语。

你喵了个咪的,吃完饭还想干什么?你这只狐狸精就这么饥渴地想要爬上我的床?

咦,他怎么学会陶酒酒的口头禅了?

叶洪涛带着她来到一家中餐厅,热情地帮她点了一桌子湘菜。

今天的叶洪涛,怎么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看上去对自己亲近了很多,可她有一种感觉,叶洪涛的心情很糟糕,而且导致这一情况的根源还在自己身上。

还有,服务员说他早就预约好了,难道他听了章晓亮的劝,已经决定和自己合作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刚刚怎么还带着陶酒酒那个发育不全的小女生?

就在温芷倩转动着眼珠思索的时候,叶洪涛突然开口问道:“这些菜,芷倩你还喜欢吧?”

看着一道道辣味十足的菜,一时间,温芷倩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好讷讷地点了点头。

“真是有缘啊,我们的口味竟然如此接近,你喜欢吃的,我和我的家人刚好也很喜欢。”叶洪涛淡淡地说着,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芷倩你不知道,我们家人最喜欢吃的就是各种鱼类了,尤其是又麻又辣的。改天我一定要领你回家,请你品尝我们家厨师的手艺,保准你吃了还想吃,那股子辣味留在口中,都舍不得去漱口!”

“其实我……”

“你瞧,这边的菜上得有多快,味道更是独特。”叶洪涛不等她说话,立刻给她夹了一块连鱼肉都红彤彤的鱼,“快趁热尝尝,我保证够辣够麻!”

“呃……”温芷倩一闻到刺鼻的辣味,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哪还有心情施展自己的媚术。她眯着眼瞅着碗里的那块儿鱼肉,用筷子扒拉着粘在上面的那一层辣椒丁,无论如何也鼓不起勇气去品尝。

“怎么,嫌它不够辣吗?”叶洪涛笑着解释道,“其实我也这样想啊,可惜刚刚忘记叮嘱一下了。不过没有关系,我现在就跟服务员打个招呼。”

“别别……不用,够辣够辣了。”温芷倩一咬牙一狠心,将那块鱼肉送入口中。

顿时,她只觉得火烧火燎,自己的舌头仿佛都被点燃了,几乎不属于自己了。

“咳咳……咳咳……”

见此情景,叶洪涛赶忙抽出纸巾递给她:“芷倩,你别激动。你瞧瞧,为了迁就我,你也不用这样嘛!”说着提起筷子,又往她的小碗里夹了一块鱼肉,“既然你这么喜欢鱼肉,那就多吃一些。瞧你,身体瘦瘦的,今后要多吃点。”

“我……其实我不……”

“嘿!最美味同时也是最辣的剁椒蒸鱼来了,芷倩你快尝尝!”

面对如此热情的叶洪涛,温芷倩没有机会说出不想吃辣、不想吃鱼的话。

“陶酒酒是不是很喜欢吃辣?”不知怎的,温芷倩喝了几口冰水后,话就不过大脑地直接说出了口。

“是啊,因为我今天原本要请酒酒,可见你来了,就退而求其次了。不过,芷倩你也挺好的,可以和你共进午餐,我一样也觉得很高兴!”叶洪涛笑呵呵地说着,眼神中闪过一道狡黠的亮光。

到此时,温芷倩终于反应过来,叶洪涛今天所有反常的举动,都为了耍自己!他打从一开始要邀请的人就是那个没有发育完全的陶酒酒,而不是自己!

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温芷倩仔细地思考起自己和叶洪涛的关系来。

第一次和叶洪涛见面,是自己“奉命行事”,同时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机会接近他。事情原本进行得很顺利,却没想到因为陶酒酒的出现打了岔,诱惑他的行动失败了。

第二次,自己主动约叶洪涛,他也欣然赴约,气氛非常融洽的一顿午餐,却被陶酒酒的“五音不全”给搅和了。

第三次,在陶家的锦城花园,陶酒酒又一次抢了她的风头!

而这次呢,自己好不容易甩掉了陶酒酒那个碍眼碍事的小扫把星,可她仍夹在他们之间!那个身体发育不健全的小丫头,究竟是她的天敌,还是她命里的魔星?

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她大把大把的人民币了,否则她为什么要跟自己纠缠不清!

温芷倩越想越恨,简直快要将陶酒酒恨出脂肪来了,根本没有意识到夹着鱼肉的双手已经在半空中停留了三五秒的时间。

“芷倩,你光看鱼肉就能看饱吗?”叶洪涛突然开口,笑着问道。

“……”温芷倩尴尬地笑了笑,为自己在叶洪涛面前又一次出丑而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