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陶酒酒想了半晌,脑子越来越乱,无可奈何之下大吼一声,驱散了那两个小人儿。

她做出了决定,立马打一个电话给江婉儿,请她给自己出出主意。

江婉儿的头像位于叶洪涛的下方,陶酒酒伸出手指轻轻一戳,号码便已拨出。

铃声响了许久,却无人接听。

这么晚了,江婉儿应该已经睡了。陶酒酒满腹的心事,却找不到人倾诉,着实烦闷,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放下电话后,陶酒酒踱着步回到房间里,漫不经心地坐到了电脑旁,打开网页随意浏览着,脑海中却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

爱上不该爱的男人,必然是一场悲剧。

女人这一生,最应该爱的其实就只有两个男人。

第一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他会在她的上半生,给她幸福、安逸的生活,帮她成长。

第二个男人应该是她的老公,他会在她的后半生,陪她度过余生的每一个片段。

女人,不能爱上不该爱的人。那个人,既不曾给她上半生的幸福,也不可能陪伴她度过下半生。那个人,带给她的唯有痛苦与悲伤。

而偏偏,很多女人生命当中,都会有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叶洪涛究竟是不是她该爱的那个男人呢?

“如是我闻,情是何物?当我以为可以靠近的时候,就真的能够拥有吗?”

陶酒酒有感而发,更新了自己那没什么粉丝的微博,又随意地百度了一下叶洪涛。

她这样做,无非想知道叶洪涛那个家伙在互联网上的口碑如何,网民们给予的评价又如何。

事实让陶酒酒很惊讶,她一点击搜索的图标,网页跳转间便出现了一堆关于那个家伙的负面信息。

“咦,难道他不需要网络公关吗?”

心存疑惑,陶酒酒轻触鼠标,网页慢慢下移。

“噗!叶洪涛脚踏两条船?除了那个波霸,还有一个会是谁呢?”

陶酒酒立马点击了这条信息,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这篇八卦新闻中所提及的两条船,指的正是她陶酒酒以及那个被她称为波霸的温芷倩。

这则八卦新闻附带了一些照片,包括叶洪涛与温芷倩先后进入洛水国际酒店、楼道中搂抱在一起、纠缠着进入520客房,而最后一张图片却让陶酒酒差点吐血—陶海阳六十大寿的宴会,她将叶洪涛压在草地上,随后主动地俯身一吻……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那竟然还是一张动态图!

热吻?

喵了个咪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不就是不小心跌了一跤吗?至于这样小题大做吗?这些可恶的媒体!这些无良的记者!

至于叶洪涛与温芷倩的那一次约会,她陶酒酒不想知道,也没心思追究。

说到底,叶洪涛和温芷倩原本就很配,无论是家世还是相貌,抑或学历,哪一样都相当匹配,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就算叶洪涛和温芷倩在洛水国际酒店520客房里什么都没做,确切地说可能是因为被她的捉奸而扫了兴,可那晚,叶洪涛的确是赴约了。这就足以说明,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已经达到了可以同床共枕的地步。

如此想来,叶洪涛今晚拒绝温芷倩,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了什么误会吧?

夜深了,八月的天气燥热难当,屋子里又没有开空调,加之有些心烦意乱,陶酒酒重新走回大阳台,仰头看向夜空,仔细地看起星星来。

有人说星星是穷人的钻石,其实,星星也是她陶酒酒的钻石。

从小到大,但凡不开心或是迷茫的时候,陶酒酒便会独自一人看星星。

她觉得,仰望夜空,可以忘记所有的烦恼与忧愁。

在这样一个环境极度恶化的城市里,夜色却依旧如水,繁星仍是闪烁耀眼。

陶酒酒伸手拼成镜头,对着星星俏皮一笑。

就这样忘记吧,片刻的甜蜜,隐约的心动,不该触碰的情愫……

要忘记一段还没有开始的感情,并不会太难。在自己还没有陷下去之前,及早地全身而退吧。

陶酒酒决定,过了今晚,从明天开始,她只当叶洪涛是自己的上司。除了工作,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安啦安啦……”

同样在这个夜里,叶洪涛也失眠了。

他已经不记得上一回为了女人失眠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今夜,叶洪涛的脑海中全是陶酒酒,她因快乐而绽放的笑容,她与人拌嘴时狡黠的眼神,她伸张正义时气势汹汹的模样,还有……她被自己偷吻后佯装发怒实际上却无比娇羞的神情……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竟然已经在自己的心房里住下,并且已经定了居?

此前,他之所以喜欢与她相处,那只是觉得她很可爱,与她相处是愉快的事情,无须花费心机,亦不需要处处掩饰。在她面前,他可以只做他自己。但是如今……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你心里一定藏着一个人。”这是陶酒酒说过的话。

想不到单纯天真的她,目光竟会如此锐利。是看得太透,抑或毫无心机地点破?

叶洪涛突然想起今天傍晚那短促的一吻,她的唇—那是两片清甜而又柔软的香唇,带着淡淡的甜味……

在此之前,他们有过两次接吻的经历。

第一次,他察觉到陶酒酒因失恋而心情郁闷,他抱着玩心捉弄了她,只想帮她暂时忘记忧愁。

第二次,那完全是因为陶酒酒的莽撞造成的意外,不仅责任不在他,而且她还压疼了自己。

至于今天傍晚的第三次……

叶洪涛承认,他是有意为之的。他不喜欢她在自己面前提其他女人,他不愿意她将自己推到别人身边。

尽管他们只有几面之缘,也算不上十分熟悉,然而他能肯定,陶酒酒对自己而言,有着无法言喻的吸引力。

蓦然,叶洪涛心头猛地一揪,曾经深爱过的那个女人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

“婍婍,你还好吗……”

叶洪涛回到卧室,翻箱倒柜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取出一个积满灰尘的小盒子。

打开盒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老旧的照片。

这张发黄的老照片不仅陈旧而且已经破损,从透明胶的位置可以看出,它曾经被人撕成数片。

照片里的女人长发披肩,身穿淡粉色的连衣裙,她的笑容本该是非常甜美的,如果没被他撕破的话。

她名叫慕婍婍,是一个和陶酒酒全然不同的女人。

她说起话来从不会扯开喉咙,总是细声慢语;她高兴时只会抿嘴微笑,而不像陶酒酒那样咧嘴傻笑;她遇到麻烦时总能轻易化解而不是像陶酒酒那样气势汹汹地与人吵架……

若说她们也有些许相似之处,那便是纯真的天性,从不做作。

那段逝去的情,在叶洪涛的脑海中渐渐淡去,唯一铭记的,是她的脸。

当年,他为了能够自食其力,刻意隐瞒了自己富家子弟的身份,也因此,收获了一份出自真心的爱情。

归国前,她甚至怀上了宝宝。

纵使如此,他们依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变故来临的时候,是那样的猝不及防,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披上了婚纱,新郎竟是个陌生人。

她说她急需一笔很大数目的钱,她不想拖累他。

他不相信,也无法接受事实,甚至幻想着她会后悔,会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如果你和他一样有钱,我不会离开你。”这是她当年说过的话。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家境绝对不比他差呢?”这是他否决的话。

“洪涛,尽管你很有能力,却不能拿出我所急需的。”她的口气那么决绝。

“你真的决定嫁给他?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他试着用爱情打动她。

“孩子已经不在了。”她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那不是一个与她血浓于水的生命。

……

转眼过去这么多年,叶洪涛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可那段伤心的往事,在今晚这个不眠之夜重新浮上心头。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