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温芷倩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她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陶酒酒身上,只是象征性地关心问候了几句,全部心神又重新回到叶洪涛身上:“叶总,我今晚是否有幸成为你的舞伴?”

“哦,真是不巧,我今晚已经有舞伴了。”叶洪涛很是随意地拒绝道。

“不知是哪一位小姐如此荣幸?”温芷倩脸上的笑容已经很不自然了,可还尽力强颜欢笑地追问。

“就是陶小姐呀。”叶洪涛伸手向旁一指。

可恶!

怎么可以拿她当挡箭牌?

陶酒酒狠狠地甩给叶洪涛一个白眼,可叶洪涛毫不客气地与她四目相对,目光中充满了探究,仿佛仍在好奇她今晚的变化是怎样实现的。

一支乐曲演奏完毕,司仪缓步走到舞台中央,朗声宣布道:“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参加今晚的宴会。下面,有请今晚的寿星公陶老先生讲话!”

陶酒酒微微摇了摇头,对父亲的讲话不以为意。

她已经听父亲讲过百八十次话,秘书代笔的发言稿从来就是冠冕堂皇,语意模棱两可,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但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在我的人生中,除了事业、妻子,还有很多很多让我用心去爱、专心守护的人和事,尤其是我的女儿……”

从父亲陶海阳口中听到“女儿”这两个字,陶酒酒感到心跳加速,情不自禁地集中精力聆听之后的话。

“借今天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我要祝福我的女儿—酒酒,爸爸祝你幸福、平安、健康、快乐……”

这是陶酒酒第一次听到陶海阳在公众场合提及她这个女儿,并且他自称为“爸爸”,而不是冷冰冰的“父亲”。

一直以来,陶酒酒都认为自己是被轻视的那个孩子,她只能得到无忧无虑的生活,却不能让父亲昂首挺胸地带出门公之于众。

她向来认为,父母引以为傲的只有事业如日中天的哥哥,而不是她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儿。

可是这一回,听着父亲口中所说的自己,感受着他如此真诚的言语,陶酒酒不禁有些动容,一时间泪湿双眸。

电视机前那个中年妇女听到这句时,双手不禁发起抖来。

女儿……

是宿命的捉弄,天意使然,让她们在这样的时间,用这样的方式重逢。可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她即将面临的便是分离,且不知下次相遇会在何时,更难以预料是否还会有下次。

多少年过去了,不知道如今这个亭亭玉立的小女生可曾知晓自己的身世?

当年彻底决裂的时候,她与她定了协议,从此之后老死不相往来,她权当自己从来没有生过一个女儿。

但,自己真的能做到吗?

镜头切换到小女生身上时,中年妇女放下手上的手帕,隔着屏幕抚摸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不知不觉间,两行热泪已经滚滚而下,润湿了整张脸。

有时候,当人们渴望得到某样几乎不可能获得的珍宝时,他们可以抛下一切尊严,哪怕变得再卑微也在所不惜。

明知不可能,却还要勉强伸手,或许都未曾触及,上帝便已经宣布“游戏结束”了。

见镜头离开了小女生,而此次直播也已结束,中年妇女惨然一笑,随手关了电视,努力平息心底的那些念想。往事,太过于不堪,不如不想起。

至于那个无缘的女儿,知道她衣食无忧地活着,并且过着人上人的生活,她心中也就释然了。

曲终人散的时候,夜已经极深。

陶酒酒随着父母兄嫂一同欢送那些尊贵的客人,最后一拨便是叶家人。

“看来,洪涛这孩子和我们家酒酒很合得来呢!”秦小凤满脸堆笑。

“咱们两家的友谊已有几十年了,希望晚辈们也能将其继续发扬光大!”叶洪涛的母亲周琳附和一笑。

“对了,酒酒,你不是想出去上班吗?依我看,不如就去洪涛的公司。”秦小凤忽然想起似的,出谋划策道,“反正你上班也就是为了找些事情打发时间,与其去别人的公司受气,还不如去洪涛那儿……”

拜托,她这个向来喜欢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的母亲,又要为她安排一切了。

陶酒酒悄悄地叹了一口气,对此也只能无奈地应着。

叶洪涛意味深长地望了望陶酒酒,自然也不会忽略她眼中闪过的不悦,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个没问题啊。”他爽快地答应下来,“就在前几天,办公室里有个秘书因为怀孕辞职了。我想,这个职位应该很适合酒酒吧?”

他办公室里的秘书?听上去像是个轻闲的活。然而,去那边工作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必须天天见到他?见到他也就罢了,那个波霸可着实让人头痛啊!

陶酒酒皱了皱眉,就在她苦苦思索着用什么办法回绝时,秦小凤已经替她应了下来。

“这样很好,那就这么定了!”秦小凤还真是打蛇随棍上,容不得陶酒酒有半秒反驳的机会,就替她做出了决定。

“……”

听得此言,陶酒酒一张脸上的表情别提多丰富了,一面忍着心中的不满,一面还要挤出看似欢喜的笑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那周一见啦!”

送走了叶家人后,陶酒酒无精打采地回了房间。夜里,她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儿,才做出接受现实的决定。

既然这事已经敲定,那她与其苦着脸反抗,倒不如笑着前去,毕竟叶氏集团发展迅猛,在叶洪涛身边一定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时光如水,转眼间在叶氏已工作一周。

出乎陶酒酒的意料,这一周过得还算顺利,虽然刚开始那一两天有过一些波折,剩下的时间却非常平静,平静得甚至有点无聊……

也许因为人事经理早早收到过消息,从去公司报到那天开始,每一步都非常快捷,省去了一些新人入职的烦琐程序,与上一任秘书做完交接,很快就正式开始工作。

当然,她会觉得有点无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的顶头上司叶洪涛因事出差,到现在都没露面。

周六晚餐时,陶酒酒提出在叶氏大厦附近租房居住以便更好工作的要求,得到了父兄的支持。

母亲秦小凤虽然没有坚决反对,但面色也并不好看,反复叮嘱了好一会儿才点了头。

周日上午,陶酒酒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提着一个旅行箱走下了楼。

走出别墅区后,陶酒酒回头望了一眼这个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

院子里枝繁叶茂的梧桐树、池塘里盛开的朵朵荷花、草丛中吱吱鸣叫的昆虫,暂别了!

陶酒酒拉着旅行箱走在沿街的人行道上,心中满是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身旁呼啸而过的净是私家车,愣是没有一辆载客的出租车。

这座城市的有钱人真多!

陶酒酒一边拖着行李一边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可得到的消息都很糟糕,附近竟然没有空车可以过来接她。

“又在这里等人吗?”

一辆黑色奔驰突然停在陶酒酒身边,开车的人竟是叶洪涛。

陶酒酒一看是他,这个曾经很讨厌,现在又成了自己上司不得不毕恭毕敬的人,一时还真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应对,索性不说话。

“工作还顺利吗?一个星期不见,没有要向我汇报的吗?”

“叶总,现在是休息时间,我可不是你的秘书,不用听你差遣,想问什么,等我明天上班再说。”最终她还是忍不住用一贯犀利的语气出言相驳。

叶洪涛对她桀骜不驯的态度一笑置之:“你怎么提着行李,和家里闹别扭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陶酒酒反驳道,心里想着出租车快点出现,但是转念一想,眼前不是现成的吗?又讪讪地笑了笑,“叶总,商量个事行不?”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现在是休息时间,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叶洪涛认真纠正完她,才接过她的问题,“什么事?”

“我打不到出租车。”陶酒酒面不红心不跳地提议道,“你有时间送我一程吗?我可以支付三倍的车钱。”

“哦,既然你愿意支付车费,那就上车吧。”叶洪涛点了点头,冰冷的面庞上也露出了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他这个迷人的笑容……

甩甩头,努力将这个突然掠过的可怕念头甩去。

她在干什么?

发花痴!而且是对着叶洪涛这个吃女人不吐骨头的大色狼发花痴!

“箱子给我。”

还好,叶洪涛并未留意到陶酒酒片刻的失态。

“嗯,谢谢!”陶酒酒将行李箱递给叶洪涛,转而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我要去和泰花园。”

“和我的目的地背道而驰……”叶洪涛含混不清地咕哝了一句,转而侧过脸对陶酒酒使了个眼色,“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了哦!”

陶酒酒交握双手,拇指朝下,鄙视他:“搭顺风车这种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也算一个人情,也忒会精打细算了!”

见陶酒酒如此反应,叶洪涛也有了玩心,存心逗一逗她:“虽然这是一笔交易,但我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这样吧,这次的人情比较小,你只需请我吃顿饭就可以还清。至于隐瞒你的身份那个大人情嘛……等我想到了,自会对你提出。”

“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的午餐,你请我吃顿好的就行。”

吃顿好的?就她银行卡上的那点钱,够他喝一杯像样的红酒吗?

瞪他瞪他,使劲瞪他……

思及此处,陶酒酒再次甩出招牌白眼。

转而又一狠心、一跺脚、一咬牙:“行,但餐厅由我来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