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

难怪会让自己有这种感觉,原来眼前这个大家闺秀竟然就是那个和自己打了好几次交道、古灵精怪的小女生啊!

只是,眼前的大家闺秀和那个说起话来连珠炮一般、吵起架来毫不含糊、张口闭口就是一句“喵了个咪的”的小女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啊!

难道,她们是双生子?

“陶小姐好,你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我有一个比我年长十岁的哥哥。喏,我侄儿正被他抱在怀里呢!”陶酒酒落落大方地介绍道。

看来这个家伙没有认出自己,想来自己刚刚所画的那些圈圈发挥了功效。

哼哼!你这坏小子今后还敢招惹本小姐的话,我就画个圈圈诅咒你,咒你被那个脑袋长在胸部的波霸给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酒酒,这位是你叶阿姨的儿子,快跟人家问好!”秦小凤见叶洪涛似对女儿有了兴趣,眼角眉梢便增加了三分喜色。

“叶先生好,欢迎来我家做客!”陶酒酒心中得意扬扬,表面上还装出一副害羞腼腆的模样。

见此情景,叶洪涛心中恼怒,你还装,我看你一会儿怎么装!

“客气客气。陶小姐长得很像一位故人,故而我才会那样冒昧地询问,还请你多多包涵。”

叶氏夫妇见陶酒酒面貌出众、举止得体,心中已经满意了三分,看儿子对她也很有兴趣,不免又满意了三分。

于是,两位老人家一脸笑意,言语中也加了几许推波助澜的意思:“洪涛,你和酒酒都是年轻人,能聊到一起去,就不要陪我们这些老头子、老太婆了!”

“是啊,你们俩就好好聊聊,彼此熟悉熟悉吧。”秦小凤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也是极力促成。

熟悉?还要怎么熟悉!

陶酒酒微微蹙了蹙眉,拜托,他们之间够熟悉了!

几位老人自然不清楚他们之间有过那些接触,一个个都想给他们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面对这种局面,陶酒酒又有钻地洞的冲动了。

就在陶酒酒心中翻江倒海的时候,几位老人已经悄悄离去,留下她和叶洪涛面面相觑。

陶酒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不方便撂下叶洪涛这个人不理睬—怎么说他也是他们家请来的客人,还是一位尊贵的客人,她若开罪了这个家伙,母亲那顿数落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叶洪涛望着陶酒酒一张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而那双灵动的眼睛还转个不停,似在不停地打着主意,心里觉得更有兴趣了。他玩味地欣赏了半晌,方说道:“喂,小元同学,你今天不一样了嘛!”

“噗……”陶酒酒面色更窘,“原来你认出我了!”

“那是当然,你也不想想我叶洪涛有多聪明!纵使你化了妆、改了发型、换了服饰,我也能轻易地认出你来!”

听得此言,陶酒酒立马投过去一个超大号的白眼:“本小姐不想跟你玩,所以才没伪装声音,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叶洪涛坦然地接过陶酒酒的话头:“哦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在使用欲擒故纵的‘放风筝追爱法’呢!不过嘛……用如此大的反差来凸显自己的魅力,陶小姐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看来,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呢!”

陶酒酒咬了咬牙,随即礼貌地一笑,扭扭捏捏地开口:“是吗?听到你真诚的夸奖,我感到很开心,谢谢!”

“我有夸你吗?”叶洪涛有意逗弄陶酒酒,慢悠悠地解释道,“我一直在推测,某人在这几天里是不是去了一次韩国,听到了不少‘思密达’?”

可恶,拐着弯污蔑自己整过容!

陶酒酒很想发火,但是在这种场合,又不能随心所欲地爆发出来,只得皮笑肉不笑地应付了一下下—瞧,那几个烦人的记者又试图朝这边靠拢了。

“叶总。”

就在此时,一个娇柔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令陶酒酒身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忍着腹中的不适循声望去,陶酒酒不免感叹,无论何时瞅见温芷倩,她都是一副妆容精致、妩媚动人的样子。

与不久前在昏暗中的那次碰面不同,此时的灯光虽没有将花园照得亮如白昼,可还是可以将来人看个真切。

今晚的温芷倩穿了一条绿橄榄色的露背吊带裙,在宽大的V字领下是白嫩的皮肤以及深深的沟壑,着实吸引男人们的眼球。

视线下移,这条连衣裙的下摆并不长,露出两条羊脂玉般嫩白的小腿,可爱的纤纤玉足上套着一双足有十厘米高的银色绑带高跟,令她原本就极为高挑的身材显得更加亭亭玉立。

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温芷倩踩着这样一双高跟凉鞋,不得不让人怀疑她存有坏心思。要知道,当她面对男人时,她可以平视;而女人们看她,必须仰视,无形中就被她压了一头。

就在陶酒酒打量着温芷倩的时候,她已经挂着笑吟吟的表情,携着些许妩媚的深情,扭动着柳腰,“噔噔”地走到了叶洪涛身前。

有阵微风掠过花园,陶酒酒闻到了从温芷倩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道,浓淡适中,格外好闻。

尽管她不喜欢温芷倩这个女人,可不得不承认她诱惑男人的能力真不是盖的。相形之下,自己的确是太嫩了。何况,她早就知道温芷倩对叶洪涛有意思。

仔细看看,他们两个也算蛮登对的,要不是自己无意之中当了两次特大号的电灯泡,估计这两个人好事都成了。

再说,叶洪涛和自己一样,都是被父母押着来“相亲”的。就连小动物都有权利寻个合适的伴侣,没理由因为两家父母的安排就让他错失大好的桃花运。

思及此处,陶酒酒便决定“退居二线”,将机会让给这个胸大、腰细、腿长的温芷倩了。

“你们俩慢慢聊,我有事先闪了。波霸,你要加油哟—”

陶酒酒说闪就闪,一时忘记了脚上踩着的可是足有七厘米高的细高跟鞋。

于是,悲剧就在刹那间发生了—

她的脚向外一崴,整个身体失去平衡,眼睁睁瞅着自己和草地的距离越来越近。

拜托,千万不要头部先着地……

陶酒酒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死死地闭上了眼睛,电光石火间,还不忘伸出双手撑在胸前,但愿能缓冲一下吧……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为什么这么不走运?摔就摔吧,居然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啊!

恍惚中,陶酒酒感觉到有双臂膀搂住了她的腰,向下的冲力也被化去了七分。

那双手带着保护的意味,使她不至于摔伤。

然而,她伸在胸前的两只手却本能地向前一推。

陶酒酒这一推,令事态变得更加糟糕,不仅使那人身不由己地也朝地上倒下去,更让自己—

恍惚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嘴唇好像触到了两片清凉、湿润而柔软的东西……

那是什么?

陶酒酒猛地睁大眼睛,整个人怔住!

她竟然,吻住了叶洪涛的唇!

就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中!

就在这个灯光聚集,且现场流窜着多名摄像记者的花园里!

天哪!这可是她主动去吻他的!

太糟糕了,这件事怎么可以发生在今天这样的场合!

鲜花是有的,可那些是为父亲庆生而准备的,完全不属于她!

音乐也是有的,但那支曲子同样不是为她演奏的!

英俊不凡的男主角……当然也是存在的,算了,叶洪涛的相貌算得上过关,但问题是,他是她的男主角吗?

而此时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主角”,同样陷入错愕之中。

方才叶洪涛察觉到阴魂不散的温芷倩朝自己追来时,顿感头痛不已。刚想转身避开,就发现陶酒酒那个小女生竟然直挺挺地朝自己身边倒下。

他几乎没有犹豫片刻,便赶在第一时间跨出一步,伸手去接她。

结果,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当叶洪涛的身体重心全放在那条跨出的支撑腿上时,陶酒酒身体的本能使她在慌忙中往前迈出一步,那一步说巧不巧地落在了叶洪涛支撑腿的正后方。

仅仅这样也没什么,可陶酒酒随后那一推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她自己连带着叶洪涛一同栽倒。

之后……

叶洪涛下意识地伸出双臂,出于保护的目的将陶酒酒护住,万料不到她的唇会毫不客气地压上来。

那是一种像冰激凌一样清甜可口的味道……

陶酒酒仍旧僵在他怀里,似乎忘记了挣脱,也忘记了起身,自始至终紧闭着眼睛。

“哇……”

几秒后,陶酒酒突然回过神来,口中发出一声分不清欢喜还是悲伤的低吟。

随后,她迅速爬起来,离开叶洪涛的怀抱。

就在两人唇与唇相触的那一刹那,似乎有灯光一闪而过。可想而知,那一幕一定已经被尽职的记者抓拍了下来,只是不清楚那将导致怎样的后果。

回过神来后,陶酒酒偷眼瞥了一下叶洪涛,双颊立马变得通红,一颗芳心更是剧烈地跳动起来。

“陶小姐,都怪我笨手笨脚的,你没摔到吧?”

就在陶酒酒胡思乱想的时候,叶洪涛笑着化解了尴尬。

他面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看不出半点波澜。然而,在他心中,同样也是惊涛拍岸般难以平静。

他不是第一次接吻,与他接过吻的女人究竟有多少,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刚刚那种感受是从未有过的,如此纯洁,那么清甜。一吻之后,让人回味无穷……

叶洪涛心中狐疑,四瓣唇轻轻触碰的那一刻,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奇特的感觉呢?

“我……没事,很好……”陶酒酒干笑两声,偷眼望向温芷倩。

片刻前脸黑得俨然一个女版包青天的温芷倩,瞬息之间重新组合了一下面部的各种表情,看上去不仅温柔,而且可亲。

为了应和叶洪涛,她只好忍住内心的情绪,僵硬着一张脸,纡尊降贵地问道:“陶小姐,幸好有叶总出手相帮,你一定没有摔伤吧?”

“没有没有,我没事。”知道温芷倩此举是为了在叶洪涛面前作秀,陶酒酒觉得自己不应该输给她,于是礼貌地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