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陶酒酒哑口无言,叶洪涛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她试图将那晚的情形回想一遍,觉得事情好像真是叶洪涛所说的那样。

叶洪涛往前踏出一步,陶酒酒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叶洪涛抬头,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眸写满了诚意,他摆摆手:“你误会我也是应该的。是我做事欠缺考虑,对不起,这全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吗?”

这下,陶酒酒倒是慌张得站不住脚了:“不不不……是我太鲁莽了,是我错怪了你,请你……”

叶洪涛有些害羞地抿了抿唇,开口打断了陶酒酒的支支吾吾:“我接受你的道歉!”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请问,我可以邀请你共进午餐吗?”

陶酒酒怔了怔,立即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当……当然可以!”

如此看来,眼前这个男人的人品好像还不错咧,上一回见到他时,他似乎也在抗拒波霸的诱惑。不仅如此,他对她还真好,非但不怪她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他,而且还主动为她找台阶下,还真是个会体贴人的。

这样想着的时候,陶酒酒的大脑已经短路,丝毫没有注意到叶洪涛嘴角噙起的那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嘿嘿,等等,等等!”

叶洪涛和陶酒酒闻言停下脚步,回身望去,只见温芷倩叉腰堵在包间门口,她所散发出的杀气令被堵在包间里的江婉儿完全不知所措。

“那天的事,全然是误会嘛,你就不要生气了。”陶酒酒意识到自己先后两次破坏了人家的好事,心中有些歉意,忙小心翼翼地解释着。

“误会?”温芷倩眼睛眉毛几乎拧变了形,“那晚你跟个疯子一样冲进来,不由分说就大吵大闹,愣是搞砸了我们的约会,仅仅一个‘误会’就算了?”

“不好意思啊,我前男友……就在那个宾馆和人偷情,我进错房间了嘛……”陶酒酒又解释道。

尽管陶酒酒牙尖嘴利,向来以吵架大王为荣耀,可是今天这一回,她决定低头认输。不管怎么说,她都影响到了他们,她觉得自己的脾气是该改一改了。

“原来是被人甩了啊!难怪那天第一眼见到你时,就觉得你像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就算那天你走错了房间,那刚刚呢?”温芷倩嘲讽地一笑,借题发挥,“刚刚唱得倒是挺凄惨嘛,如此想来被人甩的滋味不好受吧?”

陶酒酒恍然大悟地望着温芷倩,起初还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来敲门,现在懂得了—她是来找她吵架的!

“不好意思,我必须得纠正你的叙述。首先,那天发生的事情的确是个误会,而且后来,我不也让你们继续了嘛,如果你的美人计没有成功,那不是我的责任,是你自己魅力不够哦。建议你下一回做足准备,俗话说不打没把握的仗嘛。还有……”陶酒酒自信满满地瞪了温芷倩一眼,“关于你之后所说,我必须进行声明,是我甩了那小子,我不要他了!什么叫凄惨,我刚刚那是快乐的演唱会!”

“快乐的演唱会?那种五音不全、三音不正的嘶吼也叫歌声?你刚刚所发出的那种声音简直能让这家餐厅就此倒闭!”温芷倩也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小女生的超强自恋,“就你那嗓门、那声音,跟鬼哭狼嚎似的,真难听,太可怕了!”

“就算我的歌声不优美,可我高兴,我乐意!我自顾自地唱歌,碍着你什么了?”陶酒酒理直气壮地反驳着,语速飞快,脸不红气不喘。

“你制造噪音,吵着我了!”温芷倩找到机会,不由也提高了语速反击道,“唱得那么难听还好意思唱,你妨碍到别人了,知道不?”

“哦……”陶酒酒望了望身旁一直没有作声的叶洪涛,明白了几分,“你们今天还在玩浪漫,对不对?嫌我坏了你们的浪漫气氛?”

陶酒酒已经意识到自己放声高歌的确是缺乏公德心的行为,何况这里毕竟不是KTV,隔音设施没那么好也情有可原。如果还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那她“吵架大王”的名号岂不是名不副实、自吹自擂得来的了?

因此,她当机立断地转换了话题,将吵架的重心转移到温芷倩最为重视的事情上,不怕她不就范。

“哼!”温芷倩对陶酒酒这个小女生的不屑溢于言表,她觉得眼前这个小女生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浪漫”。

叶洪涛觉得很无语,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应对眼前这个小女生的很多奇怪问题。至于浪漫的气氛,是浪费才对吧!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陶酒酒望了望温芷倩,语重心长、滔滔不绝地宣扬起自己的理论,“约会嘛,得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餐厅是公共场所,除了我,别人不也会影响到你们吗?何况,工作餐这么俗的事情,又能有什么气氛呢?再说了,古代的读书人在闹市都能静心读书,所谓心静自然凉。你就当没听见我唱歌,不就好了吗?安啦安啦,之前的误会就一笔勾销吧!”

“你……”明明是她制造的噪音吵到了别人,怎么说着说着,反倒变成她有理了?

温芷倩不善言辞,更不会胡搅蛮缠,闻言嘴角不由得一抽,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叶洪涛望着她吃瘪的样子,心中不禁暗自好笑。

“没什么事的话,请继续你们的午餐吧。”陶酒酒的大脑经过吵架的热身,已经回过神来,对叶洪涛之前的邀请产生了警觉,立马就下起逐客令来。

叶洪涛刚想掉头离去,忽想起一件事情,回过头,饶有兴趣地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姓元,单名一个亮字。”陶酒酒此前从没有用过假名,又不想让眼前这两个和她有过节的人知道自己的真名实姓,便随口乱诌了一个。

“嗯,有趣的名字。”叶洪涛甚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而对温芷倩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赶着去主持一个会议。”

“你这就回去了吗……”温芷倩不情不愿地出声,与陶酒酒的矛盾又加深了一层。

这一次,又是因为这个讨厌的小女生,导致自己第二次的努力功亏一篑!这个扫把星!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陶酒酒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她刚刚绝对会被温芷倩的怨毒目光给凌迟一百遍啊一百遍!

然而事实上,她也不想这样啊。她这个人虽然有不少难登大雅之堂的爱好,但绝对没有当恋人之间的电灯泡的不良嗜好。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她陶酒酒还是有这点基本的觉悟的!

“元亮?”叶洪涛若有所思地将陶酒酒的名字默默念了一遍。

“啥?”陶酒酒以为叶洪涛叫她,生怕他戳穿了自己的鬼把戏,忙不迭地答应着,“有事吗?”

“你的名字不错。小丫头,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希望你下一回还能给我新的惊喜!”叶洪涛玩味地说着,随即转身朝着餐厅楼下走去。

“叶总!叶总等等我啊!”温芷倩忙回到自己的包间拎起包包,慌乱地追了出去。

“波霸,你快追哟!”

末了,陶酒酒还不忘加上这样一句,令江婉儿忍俊不禁。

直到连叶洪涛和温芷倩的影子都看不见了,江婉儿才好奇地问道:“酒酒,你什么时候给自己起了个假名?”

“就是刚刚啊,我是不是很聪明?”陶酒酒拉着江婉儿回到包间,见她点了点头,便志得意满地撒起娇来,“婉儿,既然我这么聪明,那你怎么不多夸夸我呢?”

“你啊!”江婉儿笑着叉起一块抹茶蛋糕,塞进了陶酒酒的嘴里,“这个名字听上去怪怪的,你怎么会想到它呢?”

“嗯哼!”陶酒酒装模作样地轻哼一声,随即缓缓道来,“本人姓陶,陶渊明的陶,名酒酒,最喜欢的就是那首众所周知的饮酒诗。”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江婉儿似是早有准备,与陶酒酒一同吟诵了一遍。见陶酒酒过了一把瘾,才发扬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询问道:“那这些和你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呢?”

“陶渊明字元亮啊,所以我就说自己姓元名亮了。哈哈!婉儿,你还没夸我呢!”

“你啊你,太调皮了!”

平静的日子毫无波澜,转眼间就到了周六。

夜幕降临,圆月东升。洛水市的锦城花园里灯火辉煌,人影幢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锦城花园大草坪周围的每一棵树上都亮起了耀眼夺目的灯光,照得别墅内外亮如白昼,似是在欢迎宾客友人的光临。

别墅底层客厅的大门敞开着,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是一张张谈笑风生的脸。

晚宴还未正式开席,一些平时交好的名流便已举着高脚杯凑到一起,三五成群地畅谈起来。

陶海阳在洛水商界堪称德高望重,他的六十大寿自然格外热闹,可谓客似云来、高朋满座。

受邀前来的媒体记者,更是多达上百名,这场面毫不输于当红明星的发布会。

陶海阳对自己的六十大寿宴很重视,为了能使记者的采访在洛水电视台上同步直播,他特地动用了一些老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