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第二天上午,成群结队的滚滚乌云赶走了八九点钟的太阳,一阵阵呼啸而过的狂风吹出悲壮的曲调,一道道刺眼的闪电划过灰蒙蒙的天空,闪烁间留下了洛水这座城市的面部特写。闪电过后就是一声响过一声的破空雷鸣,惊醒了还在梦乡中的起床困难户。

陶酒酒正是在剧烈的头痛中惊醒的。她习惯性地翻了个身,伸手摸向床头柜,找寻叫醒她的闹钟。

可伸手划拉了片刻,什么都没有摸到。

奇怪,总觉得今天的情况有哪里不对劲。

陶酒酒扶着额头,甚是艰难地坐了起来。

她睁开眼睛,透过昏黄的床头灯望见一片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发,笑了笑,自己怎么什么都没穿啊?

下一秒,陶酒酒猛然回过神来,大力掀开被子,见自己果真是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丢人了啊!万一被别人知道,她可怎么解释啊?

一定是洗完澡没力气换……

陶酒酒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短路,她只是懵懂地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摆设。末了,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停留在斜对大床的宽大穿衣镜上。

昏暗的卧室,只半开着一盏床头灯,可她依旧可以看清满屋的狼藉:床上,皱巴巴的薄被堆成一团,几个枕头横七竖八地散落着;不知怎的,她昨晚所穿的公主裙竟被挂到了吊灯上,而一旁的简易沙发上,居然还披着一件男人的淡粉色短袖衬衫……旁边的穿衣镜上,好像还有一行字。

陶酒酒眼前忽然有些模糊,看不清楚写的什么,眨眨眼,定睛再看。

等看清楚时,整个人都僵了。

陶酒酒两眼直愣愣地盯着穿衣镜上的那句话—“恭喜你,被我睡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突然,她猛地跳起身,像是见鬼一样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

这一叫,足足叫了五分钟,嗓子几乎都被喊破了。

末了,她总算是停了下来,伸手摸着自己受伤的喉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挪步走到衣架旁,取过自己的内裤穿上。

她忧伤又痛苦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不经意间一垂头,视线刚好瞄到床单上的落红。心里一揪,她顺手往自己脸上甩了一巴掌:“这不是真的!这些都不是真的!”

陶酒酒失魂落魄地回过身,穿衣镜映照出她此刻的模样:披头散发,小嘴因惊讶而合不上,还有遍及全身的吻痕。

她颤颤巍巍地凑到镜子面前,使劲抹去口红的印迹,而后仰天长啸:“是哪个浑蛋敢睡我啊!”

吴大志?

不是他,不是他!他写的字七扭八歪犹如虫爬,无论如何都不能跟龙飞凤舞扯上半点关系!

陶酒酒怎么都想不起是谁带自己来到这里的,只能欲哭无泪地捧着自己的脑袋,浑蛋!浑蛋!喵了个咪的!

她对昨晚的事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啊!只记得去酒吧喝酒,后来……后来到底还发生过什么事情,她是一概不知!这样,还能去报案吗?

她心神不宁地低下头,瞥眼看见米色的地毯上竟然也有口红留下的印迹。见此情景,心头不由得一动,立马沿着标记走去。

半分钟后,她终于在衣柜里找到了自己的Bra(文胸),一旁还摆放着一张小字条。

“温馨提示:请先穿上你的Bra。人贵有自知之明,要知道你的胸原本就是停机坪,如果还不借用一些外力弥补弥补的话,那就更没有人会要你了!”

陶酒酒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往外跳。

她一把扯起自己的Bra,却惊讶地发现,它上面还有口红留下的记号。

陶酒酒不知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麻木地一步一步挪过去,在浴室的梳妆台上放着一个与自己那条公主裙相同品牌的购物袋。

不出意料,购物袋的旁边也有温馨提示:“说句实在的,你的身材真心不好,就连穿衣品位也有待提高,啧啧啧……”

陶酒酒被连番的捉弄搞得怒发冲冠,骂骂咧咧地换上这身新套裙,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狼藉的房间。

喵了个咪的,要是让她知道昨晚是谁睡了她,她绝对会将那个浑蛋阉了!

才迈出第二步,陶酒酒就迟疑地收回脚,转身回到大床前,犹豫不决地呆站着。

她深吸一口气后又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劈手扯下沾有落红的床单,有些羞愤地将床单揉成一团,径直往包包里塞。

走到门口时,瞧见门把手上挂了一个信封,这必然又是一份“温馨提示”。

信封上没有收信人也没有寄信人的名字,只是在右下角画着一个卡通人物。可正是这个卡通人物,几乎逼疯陶酒酒。

蜡笔小新撅着小屁屁跳大象舞,小脑袋从两条细腿间露出来,正朝着她得意地笑。一旁,还有一句留言:“快看我,快看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陶酒酒恨恨地将信封揉成一团后还不解气,将它丢在地上,抬起脚就往上踩。

她以前错了,谁说高跟鞋不好的?用来踩讨厌的东西讨厌的人,没有比穿高跟鞋更合适的了!

片刻后,陶酒酒的怒火略微平息,开始开动脑筋思考起来。

毋庸置疑,这封信肯定也是昨晚那个浑蛋留下的!

虽然打开后一定看不到什么好话,可万一错过什么线索,自己岂不是会后悔?反正那个浑蛋最多只能再挖苦、捉弄自己一回,豁出去了!

于是,她愤愤地捡起信封,小心翼翼地拆开来,取出皱巴巴的信纸,却只看到这样几行字:

想拿床单作为告别少女时代的纪念品吗?

哈哈,不必了!

你以为你也能同我一夜缠绵?

妄想!

很荣幸地恭喜你,你被耍了!

如果你今后还敢惹我……

哼哼,我一定会让你度过一个难忘的落红之夜!

叶洪涛

陶酒酒身形呆滞,机械地扭头看向自己的包包……

一分钟后,酒店的女保安闻讯赶来时,只见房间里的女人一边咆哮着“叶洪涛,喵了个咪的”,一边撕扯着手里的床单,怎么劝也劝不住。

直到昨夜的女领班顶着素颜火急火燎地赶来,费力地凑到陶酒酒耳旁说了一些话,她才安静下来。

第二天早晨,陶酒酒起床后就直奔江婉儿家里,对她好一通诉苦,最后说要化愤怒为食量,拽着江婉儿来到一家新开的意大利风味餐厅。

“好好吃哦!”陶酒酒满足地感叹道,“婉儿,你也品尝品尝嘛!”

江婉儿羡慕起面前这个无忧无虑的小女生来,她看上去总是那么快乐,仿佛永远生活在快乐幸福的童年。

“婉儿,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陶酒酒心情一好,老毛病又要发作了。

别看陶酒酒长得甜美娇俏,温颜说话时的嗓音也颇为悦耳,可一唱起歌来,气势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几乎可以让人浑身战栗。

“……”江婉儿不由得大窘。

为了不伤她的自尊心,得先忍着不去泼她冷水。

“老天搞不定,命运我自己摆平。善解人意,百无禁忌……”陶酒酒用她那五音不全、荒腔走板的嗓音毫无忌惮地嘶吼着。

若不是自小就认识,对此已经早有准备,江婉儿非吓得逃出这个包间不可。说到底,她都听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已经可以很淡定,唯一担心的是其他客人的感受。

急促的敲门声,令陶酒酒停了下来,开门问道:“什么事?”

敲门的人是餐厅的女服务员,一张脸不知何故吓得通红,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哆嗦:“小姐……你们……这里,发……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遇到抢劫了?”

“大姐,你又不是外国人,怎么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陶酒酒狡黠地眨眼一笑。

“刚才……听到声音……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女服务员头摇得像拨浪鼓。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好得很,一无色狼出没,二无流氓光顾,放心好了。不要再来了啊!”陶酒酒打发走了服务员,不等关上门,又号叫起来。

“走啊走啊走,好汉跟我一起走,走遍了青山人未老,少年壮志不言愁……”

其声音之大,响彻数十米,覆盖了半条街;其歌声之凄厉,令闻者无不毛骨悚然,就连晃悠在垃圾桶旁觅食的野猫都惊慌失措地竖着尾巴跳上大树,口中“喵喵”不停。

随即,一场人猫大合唱上演了。

“喵喵喵!喵喵喵!”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不等天明去等派报。”

“喵喵喵!喵喵喵!”

“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

一墙之隔的叶洪涛,此刻正静静地欣赏着眼前的温芷倩。

温芷倩锲而不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今天一早就到叶洪涛的公司邀请他共进午餐。叶洪涛从来不抗拒与美女一起用餐,有个成语叫“秀色可餐”,可见与美女一同就餐,本就是难得的享受。

真是难得的美女,就连用餐这样寻常的事情在她做来也优雅有余,像一支慢节奏的舞蹈。

叶洪涛忍不住要怀疑眼前这个美女根本不是当晚的那个尤物,或许,她们两个是一对性格截然不同的双胞胎。不然,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何以会有如此大的反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