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陶酒酒晃了晃脑袋,颤着手又端起一杯酒。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呵呵!只要喝醉了,她便什么都不用想!

什么爱情!什么至死不渝!都去死吧!

父爱?母爱?亲情?快点走开!

她屏住一口气,咕噜咕噜地将一整杯酒灌进肚子里。

感觉到眼前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模糊,陶酒酒不由得伸手揉了揉眼睛。看着舞池里贴身热舞的男男女女们,她心底的某处不免也有些蠢蠢欲动。

陶酒酒自认为长得还不赖,但在吧台坐了这么久,竟无人前来搭讪。难道,那些传闻都是骗人的?

她抿了抿嘴,既然没人来搭讪她,那她就亲自出马,反正今晚是来买醉的,任性一次又如何!难不成他们还敢吃了她!

思及此处,陶酒酒端着酒杯下了转椅,步伐不稳地走了几步,只觉得头重脚轻,轻飘飘的像踩在云上,分不清东西南北。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她将酒杯放在一旁的吧台上,弯下腰,伸手将高跟鞋脱掉。

她一手钩着鞋,一手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摆着身子,径直朝着舞池中央挤去,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哼着歌。

虽然有叶洪涛的吩咐,没有人可以靠近陶酒酒,但这并不代表陶酒酒不能和别人接触。

舞池里的人很多,其中大多数随着音乐而胡乱地舞动,以此发泄生活、工作、学习中的重压。

陶酒酒被夹在人群里,眨了眨眼睛,望着眼前的混乱,只停顿了一秒,随即学着身前一名女子大幅度地甩起自己的头发。

见此情景,叶洪涛的额头皱成了川字,经理在一旁暗自抹冷汗,想着该怎么善后时,叶洪涛已经起身,快步迈向了舞池。

陶酒酒晃着自己的头,才晃了三分钟,就觉得天旋地转,随即倒在某个人的臂弯里。

叶洪涛冷着脸,看着怀里的小女生颤颤巍巍地对他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嘴角还留着酒的残渍:“谢谢。”

他不由得一愣,在那一瞬间以为眼前的小女生是清醒的,却在下一秒推翻了自己的猜想。

陶酒酒一手挂在叶洪涛的脖子上,一手支在他的肚子上,眨巴着大眼睛,随即毫无悬念地晃起了他的身体。

“咦?好奇怪!你们怎么都不晕呢?我才晃了几分钟就晕得不行了啊……”她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在叶洪涛变脸前,瞬间抓住了他的头发,一个劲儿地摇着,按压的方向直指她自己的前胸。

“给我帅哥,给我帅哥,我要帅哥,我要帅哥……”

伴随着手上的动作,陶酒酒唱起了《给我O泡》之歌,节奏抑扬顿挫,欢快明朗。

叶洪涛第一次被小女生抓头发,第一次被小女生抓住头发之后还当成抱枕一样使劲地摇晃!

“可恶,我跟你这个疯女人没完!”

他挣扎了好久,终于从陶酒酒手里逃了出来。

陶酒酒手里一空,嘟着嘴就要往前抓。

只是这一回,叶洪涛有了防备,一个转身反抓住陶酒酒的肩膀,随即便拦腰横抱起她,径直朝着酒吧楼上走去。

突然失去重心令陶酒酒开始吵闹,又是捶胸又是蹬腿又是揪头发,奈何叶洪涛阴沉着脸,愣是不将她放下来。

过了一会儿,陶酒酒渐渐安静下来,双手也老老实实地钩住了他的脖子。

叶洪涛有些不放心,拍了拍她的腿:“喂!”

怀里的人没有反应。

叶洪涛这才慌了神,刚打算将陶酒酒放下,脖颈处却突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胸膛缓缓流淌下来,热乎乎、滑溜溜的……

顿时,他们周围的世界沉寂了三秒。

陶酒酒惺忪着睡眼打了一个哈欠,醉酒的缘故,她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只是恹恹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洪涛唾弃地瞅了瞅沿着西服滴到地上的些许污渍,嘴角不住地抽搐。

他抬起低垂的头,愤怒而有些歇斯底里地嘶吼道:“臭丫头,你敢吐我身上!啊!你吐我一身啊!吐啊!你再吐啊!”

对具有轻微洁癖的叶洪涛而言,今天一定会成为他此生不愿回想起的日子。整整齐齐的衣服以及干干净净的身体,竟然被这个疯女人给毁了!

他原本只是想让这个小女生安安静静地睡一觉,他不希望她受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伤害,最多不过就是想捉弄她一下而已。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而对第一次醉酒的陶酒酒来说,今晚的经历同样也是难以忘却的。她只是吐了叶洪涛一身,就被他狠狠地报复了一回。在往后的日子里,每每思及此,便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嫩豆腐上。

酒吧的客房装修得很寻常,一张大床,一些必要的家具,墙上挂着若干唯美的油画。

叶洪涛现在正烦恼着,自己该如何做才能解气。今天上午这个女人便已经得罪了自己一次,加上刚刚的事,她可是惹了自己两次!

睡着的陶酒酒一个翻身,嘴里仍嘟囔着:“给我帅哥,给我帅哥,我要帅哥,我要帅哥……”

叶洪涛嫌弃地往外挪了挪身,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拽着陶酒酒的胳膊,将她拖到地上。

陶酒酒仍哼着歌,被人扔到地上也浑然不知,反而兴奋地开始滚来滚去。

叶洪涛扶额,将方才陶酒酒躺过的床单扯下,自己亲力亲为地另换上干净的床单。

酒吧客房提供的服务就是这样周到,这也正是叶洪涛旗下产业越发兴盛的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叶洪涛终究是一个习惯了发号施令的掌门人,对生活中的琐事却并不擅长。他费了好大一番力才将床单扯整齐,刚想找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双腿却被陶酒酒一把抱住了。

叶洪涛低头看去,只见陶酒酒面染微红,就像是新鲜的水蜜桃一样,上面写满了“我很可口,你来咬我”的字样。

“你滚,我滚,大家滚,才是真的滚!”

蓦地,陶酒酒出其不意地蹬腿踹向叶洪涛的下半身。

叶洪涛见此情景大惊失色,慌乱中向后退去,一不小心踩在陶酒酒随手抛开的高跟鞋上,整个身体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脑袋重重地撞在一旁的茶几上,果盘里鲜嫩的西瓜片、哈密瓜片、水蜜桃片应声滑落,淋得他满头满脸满身狼藉。

就在这个时候,陶酒酒翻身压了上去,企图抱着叶洪涛一起玩“滚来滚去”的游戏。

叶洪涛使出吃奶的劲儿想要将陶酒酒推开,陶酒酒却死不放手,双手紧搂住叶洪涛的脖子。

她凑在他的耳边,气息温热而暧昧:“我们来玩游戏,大家一起滚嘛!你滚过来,我滚过去,你滚过来,我滚过去……”

陶酒酒的呼吸悉数喷洒在叶洪涛的耳垂,继而到了脖子、锁骨。他觉得身体某处仿佛被撩起了一把火,烧得全身上下沸腾起来。

叶洪涛原本想要推开陶酒酒的手,可一双大手鬼使神差一般搂住了她的腰。

于是,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叶洪涛呼吸着越来越明显的女孩体香,只觉得眼前这个小女生变得顺眼起来,尤其是她脸颊两边的绯红,好看极了。

他的眼神在陶酒酒脸上流连,最终停在那又软又嫩的嘴唇上。他好想上前咬一口,这样的冲动就像是孩童时见到了可口的水蜜桃,心痒难耐,垂涎欲滴。

就在叶洪涛心猿意马的时候,陶酒酒突然松开了手,猛地挣扎出叶洪涛的怀抱:“不……不要……你想亲我?你是坏人……”

陶酒酒说这些话时,声音软软糯糯的,听在叶洪涛的耳里,更像是一种邀请、一种挑逗。

叶洪涛被推倒在地,陶酒酒沉沉压在他身上,两人姿势极为尴尬,眸子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看着眼前坐在他身上耀武扬威的女人,叶洪涛轻轻勾起了嘴角。

啪的一声,陶酒酒一掌打在叶洪涛脸上:“吴大志,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叶洪涛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听着她疯了一般的哭诉,一双明眸中也少了温柔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冷冽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