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

“婉儿,我向毛主席保证,当我看到那位大婶躺在叶洪涛的车前时,我真的……”

“这样看来,今天是你误会了人家?”听完陶酒酒叙述的事情起因与经过之后,江婉儿的表情变得相当夸张。

“算是……吧。”陶酒酒点头承认。

“他不跟你计较,倒也算大方了。”江婉儿笑道,“至于昨晚电梯里的事嘛,我看就算啦,反正你也让他出过丑了!”

陶酒酒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苦恼地再次皱起了眉头:“婉儿,我母亲逼我去相亲。”

“这个所谓的相亲,多半和你父母的事业挂钩吧?”

“你真聪明,一猜就中。我原本以为用联姻巩固合作关系是电视剧中的情节,没想到……”陶酒酒原本机灵的大眼睛黯淡下来。

江婉儿忽然问道:“酒酒,你有喜欢的人吗?”

陶酒酒专心地对付着面前的比萨,含混不清地说道:“没有。”

“既然没有,就给自己,也给那个人一个机会吧。或许,你和他之间就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呢。”江婉儿柔声细语地宽慰道。

“也是,只能这么想了。”陶酒酒点点头,又问道,“你呢,你怎么样呢……”

“唉……别提我了。”江婉儿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触及这个话题。

“刚才还劝我,怎么自己就变得这么消极?”

“婚姻和感情是不一样的,什么感情爱情的,还不都是假的。誓言和谎言只有唯一一个区别:誓言是说的人当真了,谎言则是听的人相信了。”

失落的气氛徘徊在两个小女生之间。

“对了,下周六晚上记得到我家来!那天是我父亲的生日。还有,所谓的相亲也在那天。”

“我会来的。”江婉儿答应道。

午餐后,两人直接去了洛水市中心的购物商城,兜兜转转间,已经完成了秦小凤安排的任务。

“谢谢你,婉儿!”

“酒酒,你为什么这样说?”江婉儿很好奇,将送到口边的小勺子插回冰激凌杯里。

“如果没有你帮忙,我都不知道怎么向母亲大人交代了。你知道我的,最怕一个人上街,又孤单又无聊,总不能麻烦我母亲陪着我逛街购物吧?”陶酒酒说着,已经侧头依偎到江婉儿身上。突然,她猛地一震,“吴大志!”

“果然是他!”江婉儿循着陶酒酒的目光望去,只见对面街道上,吴大志手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在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子身旁。

“婉儿,你说我该不该过去骂他一顿?”

“酒酒……你不是说不在乎他吗?”

“可是我……看到他的时候还是觉得难受。”说着,陶酒酒的眼圈已经红了。

“酒酒,成熟不是心变老,而是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们却还能保持微笑。”江婉儿抽出一张餐巾纸,细心地擦了擦陶酒酒的面颊,“还有,总会有一次流泪,让我们瞬间长大。”

晚上,陶家别墅。

陶酒酒洗了澡,换上新买的晚礼服和高跟鞋,站在镜子前凝视自己,许久不曾移动。

高跟鞋使她看上去亭亭玉立,灯光下的淡紫色晚礼服更是雅致动人,令她变得成熟而高贵。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美丽的一天,如果真能遇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让他发现自己的美,看到自己的闪光点……

之前的吴大志纯属一个闹剧。当她撞破他跟别的女人偷情之后,她便将生活中所有和他有关的痕迹统统清除—他发来的电子邮件、他的手机号码、他们一起拍的大头贴……全部删除得干干净净,宛若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可是,真的从没出现过吗?

很久以前确实感激过他,也确实被他的告白打动过。那个时候还不懂爱情,只是觉得,既然彼此还算合得来,便试着交往好了……

如果真是这么简单,今天下午撞见吴大志时又为何会伤心呢?

陶酒酒闭上眼,轻轻甩甩头,决定把那些负面情绪全部甩掉,心中更暗暗下定决心,再遇见爱情的时候,绝不可以这样傻了……

“还不错。”秦小凤突然发出的声音打断了陶酒酒的思绪,她进入女儿的房间时,从没有敲门的习惯。

“母亲!”像是被窥破了心事,陶酒酒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明天下午,你把头发弄一弄。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秦小凤和陶酒酒说话时就是如此节省,仿佛说多了会收费。

“好,母亲也早点……”陶酒酒的“早点休息”没来得及说出口,秦小凤已退到了门外。

这就是她们之间的母女之情,如此疏远,如此淡漠!

什么时候,她的母亲能像别人的母亲一样,给她一个温柔的笑容呢?

陶酒酒叹了口气,换上睡衣,爬上床,打开了音箱。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女歌手沙哑而深情的歌声在耳畔响起,听着听着,渐渐有了睡意。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会是谁?她一面想着,一面点了接听的图标。

“酒酒啊,是我,大志……”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听着就极为猥琐的声音。

“吴大志,你居然还好意思找我!”接到电话陶酒酒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情,她还没有通知父亲公司的人事部炒了这个好逸恶劳的家伙!

无知又无畏的吴大志并没有被她的态度吓退:“你睡了吗?”

“喵了个咪的,我睡了没有关你什么事?”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何况还有今天下午所见到的!

听陶酒酒如此说,吴大志语气可怜地央求道:“如果没睡,方不方便出来一下?”

陶酒酒想也不想就拒绝:“不方便!”

“我就站在你家外面,下大雨了,我有点冷……”吴大志再次装可怜。

“那挺好的。你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淋死一个还可以节省资源!”陶酒酒直接将电话挂掉,毫无商量余地。

过了没有一秒钟,电话又响了起来。

陶酒酒干脆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得远远的—让那家伙对着空气说话吧,顺便耗他点电话费!至于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被雨淋湿,她才管不着!

“总会有一次流泪,让我们瞬间长大。”

江婉儿的声音突然响起,回荡在她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令她情绪低落,心情郁闷。

是不是也该痛痛快快地哭一回?用这次流泪使自己真正长大?

可现在是在家里,她可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哭。倒不是怕母亲担心,而是怕母亲根本不会理会,到头来伤心的还是自己。

思及此处,陶酒酒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利索地跳下床,换了一身衣服离开房间。

陶酒酒一口气跑出家门,雨已经停了,吴大志却连个人影也不见。

站在街道边,眼前的人来人往幻化成无数道光影,喧闹声、鸣笛声、叫喊声,她全听不到。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昨天酒店房中见到的那两具交织在一起的身体,那些呻吟声一点一点地往脑袋里钻,仿佛有千百根针扎在太阳穴上,越拔越痛苦。

陶酒酒猛地蹲下身,大力摇晃自己的脑袋,不要哭!不要哭!

她用手掩面,指缝间慢慢渗出温热的泪水。那些泪水,从她的眼角处蔓延开来,滑过她的脸颊、嘴唇、下巴……

她抬起脸,看着被泪水打湿的双手,嘴角诡异地翘了起来。

陶酒酒,你真厉害!想哭就哭!

几个围观的路人迷茫地看着这个蹲在路边哭泣的女孩,却无一人上前劝慰。

此时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酒吧里灯红酒绿,好生热闹。陶酒酒站起身来,看到不远处一家外部装修非常豪华的酒吧,一头钻了进去。

陶酒酒坐到吧台前,单手撑着下巴,一脸茫然地望着前来招呼的服务员。

“您好,请问要点什么?”服务员再次重复一遍,目光打量着眼前尚未褪去稚气的小女生,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又是一个涉世未深学人买醉的小姑娘。

陶酒酒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杆时还不忘仰起高傲的小脑袋,试图装出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这是她第一次进酒吧,对这里的环境陌生得很,说不害怕那是不诚实的。

她抵了抵自己的大拇指,凡事都有第一次,就像小时候哥哥第一次带她去蒂芙尼(Tiffany)选生日礼物一样,只要装作自己是常客,拿出派头,就没有人会轻视自己。

想到这里,陶酒酒装作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四周,随手指了指酒单上的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语气慵懒地说道:“我要那个。”

今晚,她要喝个痛快!她要将那两个人的事情从心里丢弃,就像丢弃母亲给她采购的那些完全不合心意的连衣裙一样!说什么女人如衣裳,男人如衣裳才对!

何况她今晚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让自己长大,跟吴大志、杨如花那两个低级无趣的奸夫淫妇一点关系都没有,一丁点儿都没有!

陶酒酒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酒杯,想也不想就一仰头,将整杯酒灌进了肚子里。

这是她第一次喝鸡尾酒,随意一指的这款偏偏又是烈酒,故而,她被呛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服务员是一个新手,第一次遇上小女生这样喝酒,不由得怔住了。

陶酒酒被呛得满脸通红,察觉到服务员异样的眼神,喝道:“看什么看,再来一杯!”

服务员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不敢怠慢,连忙前去调酒。

酒吧的角落里,有个身穿高级定制西装的男子饶有趣味地看着陶酒酒,他微微眯起好看的双眼,眼神就像是一只觅食的猫看到了什么好吃的食物,闪烁着妖邪的寒芒。

他挥了挥手,伺候在一旁的酒吧经理立马恭敬地凑了上去。

“老板好!”酒吧经理是个胖嘟嘟的中年人,谄媚而笑时,脸上的肉就堆积成一团,随着说出不同的字眼,而挤出不同的形状。

叶洪涛伸出食指指向陶酒酒:“她是我的女人,不要让人靠近她。另外,给她喝的酒……按照老法子办!”

经理连忙点头哈腰:“是是是,一切都听老板的!”

他唯唯诺诺地应着,偷瞄了一眼叶洪涛所指的女人,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自家老板的话说得再明显不过,看来他终于忍受不了单身的寂寞了!如果自己能将这事办好,保不齐就能得到自家老板的另眼相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