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真是糟透了!”陶酒酒伤心之余又多了几分郁闷。

“和我这样一个大帅哥独处一部电梯,你为什么会觉得糟透了?”

“是吗?是跟一头大色狼关在一部电梯里吧?”陶酒酒反唇相讥,“看你打扮得人模狗样,显然就是个纨绔子弟,换女友就跟换衣服一样,真恶心!”

叶洪涛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并没有生气。眼前这个小女生的话也算正确,他的确是经常换女友。他的车子用了三年还没有换,而同样的时间里,他身边的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连他的朋友也常笑他,说他对女友还不如对一辆车长情。

而事实上呢?他只是没有找到对的那个人,或者说,对的那个人还没有回来……从她离开他开始,他就不停地换女友,然而那些女友顶多只能帮他打发寂寞,做个暖床的伴侣,却不能成为他心灵的港湾。

或许,自己终究是个向往纯粹爱情的人吧!

思及此,叶洪涛突然开口问道:“你相信爱情吗?”

“不相信!”陶酒酒刚刚看透了所谓的“爱情”,她再也不想相信这个虚无缥缈的词了。

“你才几岁就这么决绝?难不成你真的失恋了?”叶洪涛饶有兴趣地追问。

看来,身旁这个作风不良的男人是闲得发慌,想通过打探她的隐私打发等待电梯修好的无聊时间了。

陶酒酒看透了他的用心,既不想点破,也懒得再搭理他,只是闭目养神。

眼睛才闭上不到半分钟,她就感觉到从唇上传来一种奇异的触觉—有个冰凉、柔软的物体紧紧贴住了她的唇……

“你!”他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夺走了自己的初吻!这个可恶的男人!

陶酒酒气急,抬起手就朝着他的脸挥去。

然而,像是早有防备似的,叶洪涛轻巧地伸手拦住,手腕顺势下沉,抓住了陶酒酒的手。

“怎么样,现在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味道了吧?”

这个占了自己便宜的男人竟然还敢如此挑逗自己!

身在黑暗里,陶酒酒看不到叶洪涛的表情,可从他说话的语气判断,她确信他的脸上一定挂着得意扬扬的无耻笑容。

她陶酒酒的这一天是怎么回事?运气怎么就能这么背?

去他的爱情!全是借口!天下的男人一样可恶!

“喵了个咪的!流氓!你快放开我!小心姑奶奶废了你寻欢作乐的家伙!”

“喵了个……咪的?”叶洪涛试着重复了一遍,“相较而言,你似乎更像个女流氓!”

陶酒酒闻言不由得大窘,害羞地别过脸去。

她什么时候都甩不掉那句在大学里面养成的口头禅,尤其是在怒极的时候,说出的话基本都少不了这个短语。

此时,面对这样一个无耻的男人,她这个大学里的吵架大王怎能认输?何况,她的手还被他紧紧地抓着!

陶酒酒重整旗鼓,很有气势地喝道:“色狼,你离我远些!”

“色狼?”叶洪涛不怒反笑,“哦,不错,我听着很顺耳。”

叶洪涛出生至今,还从来没有被人以“色狼”这个词称呼过,他若是主动接近某个女人,那对方唯有乐得找不到北的份儿。

可面前这个身材娇小的小女生,竟然不把自己这个倾倒众生的超级帅哥放在眼里!

“臭男人、浑蛋!”陶酒酒毫不客气地继续补充着。

想考验她的口才是吧?她在大学里面可是出了名的吵架大王,向来是战无不胜!

“你……”这下叶洪涛笑不出来了。

“我没骂你畜生、禽兽,算是给你面子了!”陶酒酒索性将两个杀伤力更强的词搬出来。

“不就是被我亲了一下嘛,你至于这样吗?难道你真以为自己是贞节烈女啊,碰一下都不行?”或许是身处这样一个密闭、黑暗的空间里,让他无所顾忌,也或许陶酒酒的强硬态度令他玩心大盛,叶洪涛极其无耻地辩驳着。突然,他猛地发力,将陶酒酒压到了身后的镜子上,握住她手腕的手指还不忘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色狼的本性一览无遗地暴露出来。

“浑蛋!你快收手!”陶酒酒的身体被叶洪涛顶在电梯镜子上,双手先后被他控制住,就连双腿也已经被他的双腿紧紧夹住,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察觉到陶酒酒的声音变得惊慌,语气更是带了些许委屈后,叶洪涛停下了来回乱窜的手指,得理不饶人地提出要求:“好,但你得向我道歉。”

“是你占我便宜,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喵……”这一回总算将那不甚高雅的口头禅刹住。陶酒酒提高了嗓门,喝道,“听着,你必须放开我,并且你还得向我道歉!”

“道歉?凭什么?”如果此时电梯里亮着灯,陶酒酒一定可以察觉到叶洪涛脸上欢快的神情。

逗这样一个小女生玩,还真是有趣啊!

“如果你不向我道歉并争取我的原谅,我可以控诉你猥亵!”陶酒酒义正词严地威胁道。

“我想道歉就不必了。嗯……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方式?”

“我给你张购物卡,随便你刷,直到里面的钱用完为止。”说这话的时候,叶洪涛已经收回手,透过手机微弱的亮光,在钱包中寻找起购物卡来。

“谁稀罕你的破卡!就当我今天倒霉,被只大苍蝇给恶心了一把!”陶酒酒毫不犹豫地拒绝。

她的举动让叶洪涛很是不解:“我的卡可不是什么破卡,里面至少也有好几万的购物款,你真的没兴趣?”

区区几万人民币,竟然也能拿出来炫耀,他真当她是没见过世面、没花过大钱的小女生了?

不过这也难怪,她的穿着完全不是富家小姐该有的行头:廉价的T恤衫、牛仔裤、板鞋,怎么看都是个还在上学的小女生,几万元的补偿,的确是很不小气。

“没、兴、趣!”就在陶酒酒说完这三个字的同时,电梯的灯突然亮了。

显然,电梯已经维修好了。

灯光亮起的一瞬间,陶酒酒侧头看了看对面那个男人的长相,竟有一丝惊诧。他长得好高,少说也超过了一米八五,穿着平底鞋的她站在他面前矮了一大截。如果就这样继续和他吵架,那气势上就输了三分。为今之计还是忍耐,等回家上网后,将这个贱男人的无耻行为公之于众,发动成百上千的五毛(网评员)讨伐他!

这样想着的时候,陶酒酒郁闷得咬着牙别过脸去,可电梯镜子中,他挺阔的肩膀还是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不知怎的,陶酒酒竟趁着他看不见自己视线的机会,将自己的目光向上移去。

之前那位妖娆的美女烙在他脸上、脖子上的口红印早已经被他偷偷抹去,他那英俊的五官清晰地展现在她眼前,举手投足间更是流露出贵族般的气质。尽管他仍旧穿着少了纽扣的衬衫,可他那非凡的俊朗仍掩饰不住地展现在她眼里。

“怎么,看清楚我这张英俊帅气的脸,你连话都不会说了?”叶洪涛笑着打趣。

“不就是长得有几分姿色吗,至于草木皆兵地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在贪图你的美色?”陶酒酒回过神来,立刻挖苦道,“我倒要奉劝你低调一些哦,听说洛水最近不大太平,最大的那个俱乐部正在扩编呢,像你这样的条件……啧啧,一定很有市场。”

叶洪涛无语,面前这个小女生,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电梯顺利地抵达了一楼,门打开时,陶酒酒抢先奔了出去,仿佛再也不想看见这个男人。

末了,或许是认为自己安全了,她猛地回头:“小子,姐姐我看好你哟—”

话音未落,陶酒酒径直奔出了大门。

叶洪涛望着陶酒酒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陶酒酒跑到街旁,望着空旷的街道,不得已只能拿出手机,麻烦司机李叔往返一趟了。

父母的心思主要落在她大哥身上,对她管得一向不严。就算她彻夜不归,或许都无人知晓吧?

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太晚不好打车,所租住的公寓距离此处又太过于遥远,她才懒得麻烦李叔。

收回手机,她便安之若素地站到洛水国际酒店门前。保守估算,她需要等上二十分钟。

然而,她才站了不到五分钟的工夫,就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到了她面前。

李叔这么快就来了?这是什么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正疑惑,副驾驶位的车窗已经打开,透过窗口可以看到,端坐在驾驶座上的并不是李叔,恰恰就是让她讨厌的无耻男。

叶洪涛邪邪地一笑:“这位小姐,是在等我吗?”

“喵……”口头禅差点脱口而出,陶酒酒忍了忍,咬牙切齿说道,“自作多情也要有个限度!”

“自作多情?这是善解风情。”叶洪涛懒懒地靠在座椅上,“这个时间,你用这种姿态站在这里,意思再明显不过。放心,我绝对会是你遇到的最大方最慷慨的客人。”

陶酒酒愣了两秒钟,火气冒起了三丈,把电梯里骂过的词对着他又统统骂了一遍。

骂完后,不等车里人有什么反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店门口。

叶洪涛似乎只是逗她生气,欣赏她奓毛的样子,看着她走远,并没有开车再追,只是静静看着她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笑着。

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骂得这么狗血淋头,一个有趣的小女生,一次狼狈的经历……

只是,他们的缘分或许仅限于这一晚。也许明天过后,他们便会彼此遗忘,宛若从来不曾相识。

叶洪涛渐渐收起笑容,发动汽车,驶往相反方向。

盛夏的午夜,月华如水。

陶酒酒缓缓走在回家的路上。

院子里的银杏生得郁郁葱葱,在地上映出枝繁叶茂的婆娑树影;一簇簇玫瑰开得娇艳欲滴,馥郁的花香沁人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