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一念之差,情动一场:纳兰湘湘暖虐甜宠新作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走错房间,坏人好事

纸醉金迷的滚滚红尘,满城喧嚣的花花世界,璀璨夺目的霓虹灯光……这一切都意味着洛水的夜生活开始了。

洛水国际酒店520客房。

叶洪涛抱着胳膊,玩味地望着面前的女子。

美,很美,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羊脂玉般的肌肤毫无瑕疵,一双勾魂摄魄的凤眼水样动人,湿润的朱唇微微分开,这一幕幕着实引人遐思。

视线下移,剪裁合身的淡粉色真丝吊带裙衬出魔鬼的身段:白嫩的酥胸高耸挺拔,深深的沟壑一览无余,细细的纤腰不盈一握,一双玉腿更是笔直修长……

这样的女人,注定是一个尤物。这样一个尤物,她的主人不留在自己身边而送到这里,还能存什么好心?

思及此,叶洪涛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眼前这个美得几乎成精的尤物。

此刻,尤物缓缓开口,红唇皓齿间发出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款款请求的语意:“叶总,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人家刚刚提的建议?我们公司……”

是了,这个尤物是她的主人派来和自己谈条件的。

叶洪涛浑身一个激灵,种种幻想在一瞬间便已消失。要他成为一个尤物的裙下之臣,门儿都没有!纵使施展美人计的尤物美艳不可方物,那也不可能!尽管他叶洪涛一直喜欢将计就计,可他不愿意将计就计于一个居心不良的尤物身上!

“时间已经很晚,你的酒也醒了大半,我看我可以送你回家了。”叶洪涛做出了决定,以最礼貌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毕竟你也算得上一个美人儿,直接将你丢在这里,终究不妥。”

叶洪涛对着眼前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尤物,要说毫不动心那是骗人的,更何况他本就是个流连花丛的老蜜蜂。但是,他是个成功男人,成功男人的首要因素,便是有足够的意志力来克制内心的欲望,任何时候,都不会让理智落于下风,与那些凭借下半身思考的小男生和老色鬼全然不同。

“叶总……”尤物的脸色一黯,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努力了大半个晚上却达不到预想的效果。

“有些时候,不是你长得漂亮,别人就必须答应你的。”叶洪涛不那么客气地拒绝道,“回去告诉你的主人,他开出的条件,不妨换一个对象再试试。”

“我想,叶总是没有看到人家的诚意吧?”尤物轻抿红唇,缓缓站起身,踩着高跟凉鞋婀娜地走到叶洪涛身前,扭动着腰肢,将裸露的后背展现在他眼前。片刻后,她伸手抚过自己圆润的肩头,两条细细的肩带被缓缓捋落……

如此专业!

这样看来,眼前的尤物就是她的主人为了实施美人计精心准备的一颗棋子。

对这种欢场惯用的手段,叶洪涛心中闪过不屑。尽管他不是什么纯情老童男,但是经历过的每一段感情都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绝对不可能利用女人去达成自己的商业目的。

叶洪涛正想着,尤物已经转过身。她的皮肤堪称白璧无瑕,身材凹凸有致,完美得像是一座雕塑,果然是实打实的大尤物!

这样一副娇躯出现在男人面前,大概十个中有九个会血脉偾张,不能自已吧—剩下的那一个,要么是同志,要么是身体无能……

叶洪涛的性取向非常正常,也不止一次实践了自己的生理功能,但对着这样一个大美女,他成了那九个中的例外,居然能狠下心来,面色淡定地转过头去—

“把衣服穿上。”说话的语气很冷,冷得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尤物似乎没有想过有男人能拒绝自己,一张红润的俏脸不由得白了白。好在,她终究是经验老到,只见她轻轻勾起嘴角,自然地笑了笑,随即莲步轻移,绕到叶洪涛身侧,媚眼如丝:“叶总是觉得人家脱得不够多,还是说……叶总喜欢亲自动手?”

叶洪涛感觉到有一双嫩滑的玉手钩住了自己的脖子,她那带着清香的秀发已经贴到自己的唇齿间,她的身体倚着自己的后背,那份酥软无骨的娇柔,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呼吸间散发出的香甜气息弥漫在面前,一丝一丝拂向自己的面庞,充满极大的诱惑。不仅如此,尤物发丝间的味道很好闻,是自己喜欢的茉莉花香。看来这尤物事先倒是做足了功课。

“叶总觉得……这样可以吗?”尤物笑得更加妩媚,甚至放荡地伸出纤纤素手去解叶洪涛的领带。

叶洪涛正要起身推开尤物,房门处却发出砰的一声,随即门被人从外撞开。

突然发出的巨大动静让尤物的动作一滞,而叶洪涛也顺势脱离了先前的痛苦处境。

只是,先前的处境真的比随后的遭遇更痛苦吗?

“你竟然敢背叛我和这个狐狸精开房,我要你的命!”

听到这一声泼辣的女高音,屋内的叶洪涛和尤物情不自禁地颤了颤。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和哪个狐狸精开房?谁又背叛了这个泼辣的女人?

叶洪涛严肃地转过脸,望着房门的方向,期盼着那个泼辣的女人进入他的视野。

就在那么一瞬间,叶洪涛已经做出决定,无论来人是谁,他都要感谢她。

瞬息间,来人露出了真面目。

“嘁……”看清来人的模样后,尤物情不自禁地轻哼一声,语气中的不屑溢于言表。

叶洪涛循声望去,破门而入的不速之客是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小女生,年龄顶多二十出头,身上随意地套了件白T恤,下身是藏青色牛仔裤,一双看不出品牌的白色板鞋畏畏缩缩地躲在宽大的裤管下。

视线上移,来人有一张姣好的小脸,并且还是素面朝天,没有半分化妆品修饰过的痕迹。

论长相,她比自己身边的尤物更胜一筹;比身材,她可就远远不及自己身边这个尤物。说到底,她毕竟只是个没有完全发育的小女生。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色诱我男朋友?”小女生显然气得够呛,加之室内光线暗,她根本没有看清楚叶洪涛的长相,自顾自叉着腰,凶神恶煞地走进来,随即便是连珠炮似的数落,“狐狸精,你不就是仗着人长得高一点,衣服穿得少一点吗?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你还要不要脸?回答我,脑袋长在胸部的波霸!”

最后一句“脑袋长在胸部的波霸”,让叶洪涛也忍俊不禁,当即笑了出来。

“你笑,你还笑得出来,我一会儿慢慢跟你算今天这笔账,你个没良心的吴大志……”小女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突然像被人掐住喉咙,发不出声音来,就连那张小脸也僵成一团。

陶酒酒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尴尬过。如果现在她手上有一把铁锹,她一定就地挖个超级大的洞,好让自己钻下去。

不久前,有个神秘女子打电话告诉她,说吴大志在洛水国际酒店502客房与人偷情。

偷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陶酒酒可是陶氏集团董事长陶海阳的掌上明珠,自打出生起就是捧在手里怕飞走、含在嘴里怕化了、揣在兜里怕闷着的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何况两人交往以来,她一直凭借自己的人脉,帮助无能无用的吴大志在工作上有所建树,可吴大志就是以这种方式回报她的?

然而,事情怎么会……

她陶酒酒抵达了匿名举报者电话里说的这个房间,背熟了批斗情敌的所有台词,壮志踌躇地前来捉奸。甚至,她都说服了自己,如果吴大志的态度还算端正的话,那就原谅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感化他,让他看到自己的好,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她看着面前的一对“奸夫淫妇”,有点傻眼了……

男主角怎么换人了?难道,她被那个打电话的人给耍了?又或者,她是……走错了房间?

“据我所知,叶总并没有女朋友,请问你是何方神圣?”房间里那妖娆万千的女人优雅地耸了耸肩,在叶洪涛面前表现出极好的“修养”,“你现在马上出去,你刚才说的话,我可以当作没有听见,否则……”

“否则怎样?”陶酒酒反应过来,毫不畏惧地仰起头,两道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向足足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妖娆女人。

细腰、长腿、胸前两坨脂肪耸得非常傲然—就算是美女吧,不过怎么看,她和身旁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都不像是正常男女关系。

叶洪涛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两个女人的争斗:一个是身材颀长妩媚入骨的成熟女人,一个是相貌甜美做事不着调的无知少女,这两个女人若是斗起嘴来,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哦!”女人再次耸了耸肩,一双妩媚的眼睛里透出杀气,“我温芷倩从来说一不二!”

“告本小姐?随你!你们两位关上门继续,本小姐还有更重要的事,就不奉陪了!波霸,我看好你哟!”

事情的结局出乎叶洪涛的意料,他没有想到这个冒冒失失闯入的小女生会这么轻易结束一场本该精彩绝伦的舌战。而且,从头到尾,这个小女生连看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他自命风流,相貌更是出类拔萃。

早在十多年前上小学时,他身边就围着一大堆女孩子。在学校里,没有哪个女孩子见了他不两眼放光、面红耳赤的,连一个可以利利索索跟他说话的女同学都没出现过。

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后,为他倾倒的女职员就更是数不胜数,应接不暇了。

若非如此,他的桃花运又怎会始终如此旺盛呢?

然而,这个个子小小的小女生怎么就与众不同?她究竟是审美观与众不同,还是这个世界上少见的不以貌取人、相信“心灵美”的老古董?

抑或,她是在独辟蹊径,玩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难不成,她口中那个吴大志比自己还帅气?

叶洪涛敛回心神,目送着精灵一般的小女生闪电般离开了这个房间,刚刚她出现的那一幕仿佛没有发生过,令人如梦似幻,不知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