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庶女当嫁:霸气庶女强势逆袭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大乔并没有乱说,大乔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是实话。三小姐这些日子躲在房里头不肯出来,就是因为每日里跟那个男人在房里缠绵,我有好几次给三小姐送饭的时候,都看到那个男人的衣角。还有,奴婢的妹妹小乔也曾经看到过,老爷若是不信可以问问小乔。”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后,已然是不可收拾了,那林老爷不禁皱了皱眉头,就怒气冲冲地说道:“小乔,你来说。”

小乔听了,连忙“扑通”一声跪下。小乔素来是一个话极多的人,再加上伶牙俐齿,林宝淑不禁更加紧张起来。

就听到小乔声音清脆地说道:“老爷,您不要往心里去,奴婢想,奴婢的姐姐是给猪油蒙了心,才会在这里胡说八道。三小姐素来是一个洁身自爱的人,又怎会藏一个男人在房里头呢?断然没有这种事情,若是论亲疏,平时里,奴婢跟三小姐比奴婢的姐姐跟她更亲,若是知道,也是奴婢第一个知道,又岂会轮到姐姐,姐姐又何必再诬蔑三小姐呢?”

“妹妹,你明明看到的!我上次问过你,你还跟我说,主人的事情不要乱说,只当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好,你现在却反过来不承认了。”

大乔有些恼怒地说道,显然是恨这个妹妹不帮自己。

小乔笑了笑,眼带秋波,继续缓缓地说道:“奴婢是当真没有看到的,只是见姐姐你起了疑心,我才吓唬你几句。三小姐的为人,奴婢是最清楚的,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还请老爷明鉴。”

她边说着,边给林老爷磕了一个头。

姐妹两人争执不休,一个人硬是说林宝淑房里面藏了个男人,另外一个人却偏偏说林宝淑的房里头并没有藏男人,此情此景之下,就连林老爷也不知道如何取舍了。

荣氏大夫人想了想,便抬起头来向老夫人问道:“不知道老夫人您是怎么想的?”

老夫人仍旧是面色平静,仿佛对眼前的事情充耳不闻。大乔却仿佛是铆足了劲儿一样,不到黄河心不死。她把头磕得砰砰作响,头上鲜血流个不止,连声说道:“奴婢所说的每一句话皆是真话,没有一句是假话,若是老夫人还有老爷不相信的话,自可以派人去三小姐的房里头查过就是了。”

“去房里头查?好歹也是三小姐的闺房,这恐怕不太好。”林老爷说道。

就听到荣氏大夫人缓缓地说:“老爷,既然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我看不查也不行了,您说是不是?毕竟,这件事情关系着我们三小姐的声誉!三小姐宝淑她也是我的女儿,我也同样心疼她,我也相信她绝对没做过这种事情,所以我们不妨去查一查,还她一个清白。”

大夫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林老爷正待推拒,就听到陈知府沉声说道:“林老弟,虽说本府也相信三小姐的为人,然而毕竟本府要为儿子选择妻子,还是要查清楚的好,不知道林老弟你以为如何?”

林老爷知道,事情已然没有了回转的余地,但是他又不想去查林宝淑的房间。

正在他犹豫不已的时候,却见老夫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老夫人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绝对不能够有损我们林家的声誉,就由老身带着陈知府、振轩、儿媳妇和三儿媳妇,再加上宝钗、宝淑一起去看看吧,总要把事情弄清楚,免得在座的每个人心里头都像梗了一根刺。”

事到如今,老夫人知道,她若是再一味地维护林宝淑的话,一定会引起陈知府的不满,若是这件事情传扬出去,更会对林家声誉有损。

无奈之下,她只好带人去查林宝淑的房间。

众人便浩浩荡荡地往林宝淑所住的厢房而来。宝淑心里倒是半分也不着急,她一早就跟那个男子商量好了,趁着今日里陈知府来访,所有的人都去了前厅,他便偷偷地逃走。

是以,她摇着手中的团扇,优哉游哉地跟着一行人来到了院子里头。

谁知到了院子里头,林宝淑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原来,不知何时,这院子里头竟然有很多家丁护院在那里守候着。林宝淑不禁非常紧张起来,照这种情形来看,那个男子要想逃走恐怕不易。

那么也就是说,他现在仍在房中了?想到这里,林宝淑的脸色顿时就更加难看了。她抬头转过脸,却看到荣氏大夫人的目光像两支利箭一样,向她射了过来。

显然,这些人是大夫人吩咐把守在这里的。事已至此,林宝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容,跟着一行人来到了房门口。

老夫人先吩咐人把房门打开,随后,才转过脸去,轻声地对陈知府说道:“知府大人,如今,这好歹也是我孙女的闺房,您和振轩在外头稍等片刻,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的确是应当的。”陈知府连忙说道。

林宝钗有些得意而又嚣张地对陈知府说道:“知府大人,您放心吧,我们定然会把奸夫给揪出来的。”说着,她便跟着老夫人,还有荣氏大夫人、红绡三夫人等一起走了进去。

林宝淑心想,事到如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了,便是天大的祸事,想必林老爷和老夫人也会维护自己。想到这些,她才勉强地定了定心神,跟着走了进去。

房子里面非常安静,林宝淑走进来之后,四处望了望,房内各处一目了然,只床上帷帐低垂。

她抢先走到屏风边上,把屏风给打开,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您瞧,这屏风后头是唯一藏人的地方,却没有人的,由此可见,我房子里面并没有藏什么男人,只是大乔冤枉我而已。”

听了她的话后,老夫人缓缓地点了点头。林宝钗却已经抢先跑到了床边,指着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人当然不在屏风后头藏着了,若是在屏风后头,岂不是很容易就被捉住了吗?你这个不贞洁的女人,竟然藏了奸夫在你的床上。”说着,她便把帷帐高高地揭了开来。

林宝钗伸手揭帷帐,林宝淑的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她只往床边看了一眼,便觉得一颗心都似乎不是自己的了。

谁知道帷帐被揭开之后,那林宝钗便抢先说道:“你们看,你们看,这男人原是藏在这里的。”

老夫人和荣氏大夫人、红绡三夫人皆往床里头看了几眼,都没有说话。

林宝钗头也不转,越发得意起来,说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早就说了,我这三妹妹呀,心思最是活络的,藏了一个男儿家在里头……”

她话音未落,老夫人已经走上前去,伸出手来“啪”的一声,给了她一巴掌。

冷不妨,林宝钗脸上挨了一巴掌,她顿时被老夫人这一巴掌抽蒙了。

她捂着被打红的脸,委屈地望着老夫人,然后转过脸去一看。

谁知道一眼看过去,发现床上的紫云罗红绣香被折叠得整整齐齐,床上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又哪有她所说的那个奸夫?

“这……”林宝钗顿时愣住了,她睁大眼睛,似乎遇到了平生最奇怪的事情。

而荣氏大夫人也觉得甚为诧异,不过此情此景下,她略一沉吟,便上前来指着林宝钗斥责道:“你这个女儿,平日里娘亲是怎么教导你的?结果你非不听我的话,什么事情都要查个一清二楚。如今好了,祸由口出,终于惹出麻烦来了吧?你如此冤枉你三妹妹原是不对的,快去跟你三妹妹道歉!”

“娘亲……”林宝钗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盈盈的泪水,像盛了一汪水波一样。她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委屈,抬起头来对荣氏大夫人说道,“娘亲,你不是也……”

话音未落,她右边的脸上又挨了荣氏大夫人的一巴掌。

荣氏大夫人打她的时候,还向她使了眼色,显然是暗示她不要再说下去,免得拖自己下水。

林宝钗顿时明白了她娘的意思,只好捂着被打的脸,说道:“娘亲,你不是说了嘛,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无论如何,都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证明三妹妹的清白而已。”

林宝淑在一旁,一颗心不停地跳着,她心里头非常害怕。方才就在林宝钗掀开帷帐的那片刻,她真的以为她救过的那个男子会躲在里面。

谁知道事实却并非她想的那般,那个男子竟然无声无息地不见了,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此时此刻,林宝淑早已经恢复了镇定,她犹豫了一下,便轻轻地摇着手中的绣花团扇,故意上前去劝解大夫人道:“大娘,您也不要再责怪宝钗姐姐了,其实,可能是宝钗姐姐对我有所误会。姐妹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能够互相体恤,互相包容,互相关心,而不是互相指摘。我相信经过这次之后,宝钗姐姐她定然能够改过自新,我也定然会好生地对待宝钗姐姐的,您放心吧。”说着,她对着大夫人盈盈下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