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庶女当嫁:霸气庶女强势逆袭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快说,奸夫是谁?”

牛皮制成的鞭子,一鞭鞭打在她的身体上,痛楚,像是一波一波的洪浪滚滚而来。

水,兜头泼下,她全身上下,立刻变得湿漉漉的。冰凉的水渗进伤口中,疼得她一阵心悸,再也忍不住,大叫起来。那种教人痛不欲生的感觉,让她分不清这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在梦幻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眸。一缕光亮从外面投射进来,刺得她眼睛生疼。没过多久,就有脚步停到她的身边,接着,有人脆生生地喊道:“把这个水性杨花的丫鬟拖出去继续打!”

于是,她便被人架起来,抬到了外面。白花花的阳光照下来,落在她的脸上、身上,使她一时之间没有法子适应,睁不开眼睛。

她被人用力一推,面朝下扑倒在一条长凳上。紧接着,鞭子像是舞动的灵蛇般,再一次“噼里啪啦”地对着她甩了下来。这种执行家法用的鞭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刺,打在人的身上,纵然是隔着衣服,皮肤上也很快就会现出密密麻麻的细深伤口。

“若淑,你最好乖乖说出来,奸夫到底是谁?否则,一定要你不得好死。”一个尖锐的女声冷冷地喊道。

她睁开眼睛,望过去,只见四周站了不少女人。方才说话的那个,十六七岁年纪,身上穿着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头上绾着凌螺髻,密密麻麻地簪满了浅黄色的珠花,发髻顶端插着翠雕荷叶碧玉钗。玉钗莹润,灼灼其华。戴玉钗的人是这家的二小姐,名字叫做林宝钗;旁边那个穿紫色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脖子上戴着一串明晃晃珍珠项链的贵妇人,是二小姐的娘亲,也是这家的大夫人荣氏。而她是这家的丫鬟,名字叫做若淑。

思绪飞快地流转着,若淑恍惚记得,她在花园里面浇花,有个男人走过来,摘下一朵花别在她的发梢,红花娇容相映衬,别有一番风姿,绝世动人。

那个男人便揽过她的腰,想要轻薄于她,她正在挣扎,林宝钗跟大夫人忽然出现,男人被吓得夺路而逃,只留下她自己呆呆地立在原地。她跟男人“调情”被大夫人和二小姐逮个正着。她们逼问她那个男人是谁,她不肯说,结果被一阵毒打,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好在阎罗王不肯收她,她这才悠悠醒转过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原本,若淑还以为只要自己坚决不承认,大夫人跟二小姐就会相信自己是清白的。可是现在看起来,是她太天真了!眼前这两个人分明是想要她的命,才不管她是不是清白!

想明白了这一点,若淑便赶紧开口:“不要打了,我说。”

“识相的,便快些说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这一次,说话的是荣氏。

荣氏看上去大约四十许人,一副雍容华贵之姿,说话间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一种不容置喙的神气。

若淑拼命地去想与自己调情的男人是谁,想了好久,却始终还是一张模糊的脸。她只好哀声说道:“我真记不得他的名字。”

“是吗?记不起他的名字,那就给我打,狠狠地打,往死里面打!”说话的是二小姐林宝钗,她咬牙切齿道,“我身边的丫鬟竟然跟男人私通!叫我林宝钗的脸面往哪儿搁?给我有多狠就打多狠!”

家丁仆妇们听了她的吩咐后,表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他们每人拿着一尾鞭子,狠狠地往若淑的身上打了下去。

疼痛的感觉让若淑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夫人身边忽然有个女人“扑通”一声给大夫人跪下了。

那个女人跪下后,便哀哀地向大夫人恳求道:“大夫人,若是再这么打下去,会把她给打死的。要是让大夫人和二小姐背上打死下人的恶名,那就不好了……”

“红绡,你起来。你是我的陪房丫鬟,服侍我二十多年,何必为一个小丫头行这么大的礼?”大夫人对这个叫红绡的女人还是比较看重。

她把红绡给扶了起来,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沉吟着说道:“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红绡哀声地为若淑求情:“当时也只是看到有个男子正揽着她的腰,至于她有没有做出败坏风化的事情来,还未可知,若是再这么打下去,只怕会赔上她的性命。人教训也教训了,不如就此作罢吧。”

大夫人听了,低头不语。二小姐林宝钗已然昂首走上前来。

她白了红绡一眼,冷冷地对大夫人高声说道:“娘亲,怎么可以听信红绡的话,就这样放过若淑呢?她是我的丫鬟,我尚且不心疼,你们跟着心疼什么?难道我这个做主子的连管教丫鬟的权力都没有了吗?若是当真给打死了,好好地把她给埋了就是。”二小姐年纪虽轻,说起话来却很是歹毒。

“可是……她又不肯招出奸夫的姓名来,我们也没有证据说她通奸。”犹豫了一下,红绡还是把这番话都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她没有通奸了?红绡姨,你是我娘亲的陪房丫鬟,平日里我对你也很是尊重,可在这桩事情上你便有些不明事理了。若是今日就这么轻易地把她给放过,往后府里头岂不是人人效仿,都跟着小厮家丁们通奸去了?”

她原是一个娇俏的可人儿,说出话来却颇为冷硬。听了她的话,红绡便沉声不语。

大夫人低下头去想了想,问她女儿道:“宝钗,你有什么想法?”

林宝钗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漠,她款款地走了几步,走到若淑的面前时,脸上却浮了笑,说道:“既然她死活不承认自己通奸,而我们又的确是见到有个奸夫,那么就按照我们临安城的老规矩,浸猪笼吧。”

“浸猪笼?”红绡惊讶地喊了一声。

同样感觉到恐惧的,还有被按在长凳上挨打的若淑。她正在想法子脱身,大夫人已经挥了挥手吩咐下人道:“先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婢女关到地牢里面,好好地看守着,没有我和二小姐的命令,谁也不准把她放出来,明天把她浸猪笼。”

“是。”登时,便有两个家丁答应着。他们上前去拖着若淑,把她拖到了地牢里面。

重新回到了那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若淑倒变得坦然起来。她心想,事情到了如今这种地步,便是想要做什么,也没有法子可做了。既然如此,倒不如躺在这里好好地睡一觉,养精蓄锐,明日烦来明日忧吧。

想到这些,她往地上一躺,过不多久就已经熟睡入梦。毕竟折腾了这么久,还无端端地挨了打,也真的是又累又饿。

到了第二日,若淑仍在熟睡,就已经被两个家丁一左一右地架着,带出了地牢里。这一次,他们没有再把她拖到后院里,反而拖出了家门,径自往东边走去。

大概过了有半炷香的时间,若淑就已经被架到了一条大河边。河边上密密麻麻地站了数百个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显然是来看热闹的,并没有一个真心是想着来救助她。

有一个偌大的猪笼已经放在了河边。猪笼的两旁是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猪笼的另外一边放着一块大石头。

大夫人带着她的陪房丫鬟红绡,还有她的女儿林宝钗站在猪笼旁边。她们中间站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四十五六岁,锦衣华服,头戴薄纱翅扇玉帽,长须下垂,脸上神情淡漠。这是林府的一家之主,也就是荣氏大夫人的丈夫、林宝钗的父亲林振轩。

在大夫人的旁边,是林氏宗族的老族长林启栋。他是个须发皆白、个子颇为矮小的老头,看上去大概有八十多岁,由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搀扶着,满是皱纹的脸上,强掩着冲天的怒气。

见到若淑被带来,林宝钗连忙上前去吩咐那几个年轻人,七手八脚地把若淑装到了结实的猪笼里面。

装好之后,她还特意吩咐那几个小伙子道:“你们一定要再仔细地检查一遍,确保猪笼足够结实。万一被她逃走了,唯你们是问。”

“是。”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连忙答应着。

他们将猪笼封好之后,又把那块大石头给拴到猪笼下面。一切都准备妥当,就等着时辰一到,马上把若淑沉到河底。

若淑心里倒也淡了,她心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事已至此,自己又有什么法子?说不得投胎后,寻得一处好人家。

太阳越升越高,阳光白花花地刺得人眼睛生疼。

老族长林启栋看看天,吩咐道:“时辰差不多了,可以将淫妇浸猪笼了。”

“是。”四个小伙子齐声答应着。

按照当地规矩,通奸的奸夫淫妇要一起被浸猪笼。可这次被那男人给逃了,是以需要被浸猪笼赴死的,只有若淑一人而已。

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起装着若淑的猪笼,一步一步地往河里走去。

河水很快就漫过了他们的脚踝,又漫过了他们的小腿,眼看着就要漫过他们的大腿了,他们做足准备,要把关着若淑的猪笼给沉到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