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青春校园 > 只要一分钟: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春花烂漫的季节,要不要去赏樱?花见便当即日开始接受预定。

战胜中暑的妙方,蒲烧鳗鱼,四百八十日元。

秋意渐浓,蒸一锅热腾腾的栗子饭吧,栗子饭调味粉,三百八十日元。

冬天来了,寒夜里有温暖的羊毛内衣陪伴,九百八十日元起。

唔,看得我浑身发冷。

咦?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到底在哪里呀?我忍不住四下寻找。但对浩介来说,这些工作是他的饭碗,挣得不多又耗时间,搞得他根本没有时间接其他的工作,最后只能靠此为生。

“你要不要试着朝文学方向发展一下?比如,当小说家,或者诗人?”

我故意这么问他,如果浩介真的有这种想法的话,那收入可比广告撰稿人更加不稳定。

浩介笑了笑,根本不予理会。

“我怎么可能为追求这样的梦想而给你添更多的麻烦呢?”

“你可以参加新人奖比赛,有些新人奖的奖金有一百万日元呢!”

浩介听了只是微微一笑。我虽然松了口气,却又觉得他太缺少野心了。

我一直知道浩介在语言方面的天赋,因为他的一句广告词就让我深深地爱上了他。

我与浩介第一次见面是在岩仓诚的办公室,那时我已经做了三年的编辑,也是在那里浩介被我怂恿成为自由撰稿人。

那时我得到一个内部消息,某大型超市将推出自有品牌女装,我当时就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对方有没有兴趣在我们杂志上刊登广告,对方同意了。到了广告设计阶段,听说请了超级知名的岩仓诚负责,我非常激动,跟着公司负责广告业务的同事一起去拜访他,去了他位于乃木坂的高级写字楼。

写字楼非常漂亮,装有电子门禁,室内还有个小花园,就像偶像剧里才有的场景一样。会客室的装潢是白色系的,一尘不染。大型超市的负责人和岩仓先生一起进来,还有浩介。

我对浩介的第一印象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中等身材,穿着一件高领毛衣,下边搭配牛仔裤,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斯斯文文的男人。

岩仓诚就不同了,他强烈的个性盖过了所有人,我们根本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也就是说,我们的core target(核心目标)要摆放在超市F1(一层),现如今是seek(追求)vivid(鲜明)identity(个性)的generation(时代)了。换句话说,比起textbook(教科书)上expression(所说的)edge(追赶时髦)我们现在更需要表达的是cute(可爱)和charming(魅力),point(重点)不是hybrid and high-end(混合与高端),而是general and gentle(大众与亲和)。”

我忍不住拼命眨眼睛。

“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结论,是吧?浩介?”

为什么只有“结论”这个词才用了日语说。浩介转头看向岩仓先生,只回答了一个“是的”。

啊?说成这样他都能听得懂呀?

我禁不住看向浩介,浩介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感觉他在用眼神这么回答我:“嗯,我能听懂。”

“那么两个星期之后我们可以交稿。”

岩仓先生起身快步走出门去,浩介送我们到门口。

“那个,我可以请教一下吗?”临出门的时候,我回过头问浩介。

刚好跟浩介的眼神对个正着,一瞬间,他的目光一下子就柔软起来。从他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到他好像预感到我会回头似的。

我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会……会是怎样的广告词呢?我实在是毫无头绪。”

浩介呵呵一笑:“我也是完全不明白。”

“啊?”

“general and gentle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是你不觉得他很厉害吗?”

我又开始拼命地眨眼睛:“哪里厉害啊?”

“能把一堆毫无意义的英文一口气都说出来。”

我差一点就笑出了声,浩介也哈哈哈爽朗地笑起来。

“浩介,岩仓先生叫你过去一趟。”一个女人在走廊上探头出来,浩介回头答了一声:“我马上就来。”又回过头来对我说:

“敬请期待吧,看看那串没有意义的罗列词语会变成怎样的广告词。”

也许是因为刚经受过岩仓先生机关枪般的语言扫射,在那一瞬间,浩介的话语宛如带着薄荷清香的风,吹进了我的心里。

两个星期后,广告词完成了。

你的四周,起风了。

让风刮起的服装。花园超市,女装新线上市。

那不是出自岩仓之手的广告词,我直觉地这么认为。

是那个作为助理的他写的。

我发邮件给浩介。

拜读了你的广告词。

真是generalandgentle的好词呀!

马上就收到了他的回复。

我也觉得是既大众又亲切的好词。

他把我发的内容直接翻译了过来,我不禁笑了起来。浩介的回信只有短短的一行,不过,空两格后边有一个箭头。

我将鼠标向下移动,又连续接着出现了几个箭头。

拉到了页面最下边发现了一行字。

我感觉到你身边有风吹起了,希望还能再次见到你。

没错。

是他让这阵风刮起的,所以,我的四周吹起了风。

我当时就是那样想的。一想起这个,心里不禁再度吹起了一股不可思议的风。

我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光标,最终在屏幕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回信。

可以把“再次”改成“现在立刻马上”吗?

二月的一个早晨,那天正好也是我和浩介同居刚满一年零两个月。

在周一的编辑会上,与往常不同,总编辑一脸凝重的坐在那里。

当时的总编辑是久米正义,从《JOJO》创立之初就开始负责统筹的工作,当时他四十八岁。虽然长相粗犷,外表给人体育系男人的感觉,但他的时尚感却非常不错。经由他之手培养出来的旅游和美食类杂志都有很好的销量,凭借这些突出的业绩,他就被提拔来负责我们公司的第一本女性时尚杂志。但到了创刊之后的第六年,其他公司在不断地推出新的杂志品类,我们的杂志销量也在不断下滑。

《JOJO》当时在圈里所处的位置可以戏称为“半吊子的时尚顽主”。

有的读者就是喜欢这样的风格,我就是其中之一。就是带着这样的借口,使得杂志的策划内容一直在毫无新意地重复着。

“我相信大家也已经注意到了。”久米先生开始发作了。

“《JOJO》的危机时期已经到来了。下一期,如果销量达不到两万册的话……”会议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不,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但是,情况确实相当不乐观。你们应该能明白吧?”

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久米先生拿出资料,在桌上咚咚地整理着,接着说:“至今为止,我们在内容上虽然全面涵盖了时尚与美食两大类,但我还是希望能做出与其他同类杂志不同的东西。所以,我想在下一期挑战一下,临时紧急加入我们的第一个特刊。”

这可是总编辑亲自策划的特刊,我心里不由得激动了。难道是像F杂志那种的,带有详细地图的巴黎特刊之类的?或者是类似C杂志那种名人度假专刊?也可能会重新选用我之前提交的那个由于资金不足而流产的企划方案。

但是,我的这些期待在一分钟之后就破灭了。

看了发到手里的资料之后,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好想拥有,好想抱一抱

超可爱!汪汪和喵喵  大合集刄

三天之后,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踏入了宠物商店的大门。

那家店开在市中心附近的一条颇具时尚气息的街道上,枝叶稀疏的梧桐树对面有一栋漂亮的白色独栋房子,我站在店门外看了很久,很多穿着时尚的女人带着狗狗从店里进进出出,如果说那是一家进口服装专卖店我也会深信不疑的。久米先生介绍说那是一家“喜欢宠物的人都知道的超高级店”。

虽然久米先生这么说了,但他也坦言自己除了虎斑鹦鹉以外没有其他的宠物了。编辑部里没有一个人养宠物,我们这种生活没有规律的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不可能养什么宠物了。这样的编辑竟然要做宠物专题,简直就是异想天开!